满江红·金陵怀古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20:58:50
编辑 锁定
《满江红·金陵怀古》是元朝诗人萨都剌的词。这首词连缀了一系列古今人事和风物,既拓宽了时空领域,使怀古的情思显得汁漫悠远,又把抽象的情思化作可以闻见的人事或物象,直接作用于读者的感官,以增强情思的感染力。
作品名称
满江红·金陵怀古
创作年代
元代
作品出处
《雁门集》
文学体裁
作    者
萨都剌

满江红·金陵怀古作品原文

编辑
满江红·金陵怀古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1] 

满江红·金陵怀古注释译文

编辑

满江红·金陵怀古作品注释

⑴六代:即六朝:三国的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曾建都于金陵(今南京),称六朝。欧阳炯《江城子》:“六代豪华,喑逐逝波声”。
⑵怅(chàng):伤感。
⑶山川形胜:指地势优越便利。
⑷畴(chóu)昔:从前。
⑸王谢堂前二句:化用刘禹锡《乌衣巷》诗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指东晋豪族王、谢,曾在乌衣巷住过。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秦淮河畔,是王导、谢安家族居住之地。
⑹孤城:一座空城。
⑺春潮:暗指暮春季节。
⑻织:形容思绪纷乱。
⑼故国:指金陵。国,国都。
⑽但:仅仅,只有。
⑾空陈迹:空自留下陈旧的遗迹。
  ⑿荒烟衰草:荒烟笼罩衰草。化用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但寒烟衰草凝绿”。
⒀乱鸦斜日:宋吴文英《八声甘州·陪庾幕诸公游灵岩》词: “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
⒁玉树歌残:《玉树歌》,即陈后主所作《玉树后庭花》。唐许浑《金陵怀古》即有“玉树歌残玉气终”之句。
⒂胭脂井:又名景阳井、辱井,在今南京市鸡鸣山边的台城内,隋兵攻打金陵,陈后主与妃子避入此井,终为隋兵所俘。
⒃寒蜇(jiāng):蝉,似蝉而较小,青赤色。
⒄蒋(jiǎng)山:即南京市东北的钟山。
⒅秦淮(huái):水名。源出江苏溧水县东北,向西流经南京入江。[2-5] 

满江红·金陵怀古作品译文

六代的春天一去不复返了。金陵的风景胜迹,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当年王、谢两族,家里的一双燕子,我曾在乌衣巷口见过它们。如今它们怎么样了?夜深了,春潮拍打着金陵城,激荡着寂寞的声音。往事不堪回首,金陵只剩下一点陈迹了。现在无非是荒烟笼罩衰草,而夕阳里乌鸦乱飞,秋露冷冷,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已经没有什么人唱了,躲藏过陈后主的胭脂井已经圮坏。寒蝉凄凉地鸣着。如今还有什么呢?只有钟山还青着,秦淮河还淌碧水罢了。[6] 

满江红·金陵怀古创作背景

编辑
1332年(元文宗至顺三年),元帝国日渐衰落,眼看就要覆灭。金陵虽不是元朝都城,但文宗图帖睦耳曾在此住从中就有作者。文宗恩宠有加,诗人春风得意,在那样的境况里游金陵。如今文宗已不在人间,"绕道人丹室"的金陵王气亦已消散。抚今忆昔,感喟百端,于是作者写下了《满江红·金陵怀古》。[7] 

满江红·金陵怀古作品鉴赏

编辑

满江红·金陵怀古文学鉴赏

这首词上片起首写繁华的景象如春光般消失得无声无息,带有沉重的怀古情绪,定下全篇感伤的基调。“空怅望”三句写今昔对比,承接上文而抒发感慨,当年的山川依旧在眼前,但人事变迁,已不似往日的繁盛,可谓“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此情此景,令人感慨万千。接下来的“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系化用刘禹锡“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诗句。这里的“乌衣巷口”,这里似曾相识的燕子,将作者的思绪带到王谢家族兴盛之时,进一步将寥落与繁华进行了对比。“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也是化用刘禹锡“潮打空城寂寞回”一句,这既是写眼前之实景,又熔铸了刘禹锡诗歌的意境,情绪惆怅、孤寂,所写之景色调暗淡,一个“急”字既烘托出夜深的静谧氛围,又形象刻画出潮水寂寞而又不甘寂寞的情状,表现出作者的心绪也如这潮水一般地澎湃。[8] 
下片“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四句,在上片情绪积累的基础上,作者情感迸发,直白的语言,短促的句子正表现了情绪的激越。作者情感的起伏在这里达到了高潮。接下来,词人以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秋露等意象渲染气氛,寄托情思,构成一幅意境深远而悲凉的残秋图。而“玉树歌残秋露冷”两句写景兼咏事。“玉树”指南朝陈后主所制艳曲《玉树后庭花》,历来被认为是亡国之音;胭脂井即陈朝的景阳宫井,隋军攻陷建康时,陈后主与宠妃张丽华、孔贵嫔躲入此井中,被隋军活捉。这里运用陈后主由盛到衰的典故,表现了人事的变化无常,荣华富贵终不能长久。最后三句,“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结合上文,透露出强烈的虚无与悲哀。[8] 
艺术手法上突出的特点,是作者善于化用前人的诗句和典故,而又点化自然,不露痕迹。象“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化用后并不显得生搬硬套、游离词外,而能与整首词的意境融合,浑然天成,且糅入了新意。“听夜深”三句也是如此,在化用之中迸发真情,使作品的怀古感慨在积淀的历史中变得更加深沉和悠远。“玉树歌残秋露冷”两句运用陈后主一盛一衰的典故,与整首词物是人非、往事已休、抚今追昔的感慨意脉相通,用在作品中,自然贴切、意味深长。[8] 
诗人由“望”而。听”而。思”而“怀”,依次展示某些具有特征、涵蕴丰富的视觉和听觉形象,并且清楚地画出思维活动的轨迹。这首词的特点,是善于化用咏怀金陵的诗句,以加深怀古的情思。用典使事自然,信手拈来,不见雕琢之痕,足见作者的语言功底深厚。[9-10] 
整首词通过山川风物依旧而六朝繁华不再的对比,抒发了作者深沉的怀古感慨。全篇从“六代”入笔,但涵盖面又不仅仅是一个时期、一个地域。作者意在慨叹繁华易逝、富贵不能常有,包含着作者深沉强烈的人生历史感受,是对人生易逝、贵贱无常的感叹,也是对千古兴亡、古今沧桑巨变的概括。这篇作品,使人感受到的是一份昔荣今衰的悲情,它又超越了一己之感伤、一时之哀叹,使作品的主题负载着超越时空的永恒的意义。[8] 
全篇融情于景,构成深沉苍凉的意境。作者有时直抒胸臆,如“思往事,愁如织”一句,更多的是在写景时将情感巧妙地熔铸其中,如“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一句,写寂寞的金陵古城,在夜空下被长江的春潮拍击着的景象,寓含了作者孤寂惆怅而又焦躁的情绪。[8] 

满江红·金陵怀古名家点评

大学教授褚斌杰在《中国历代诗词精品鉴赏》评论:古来咏金陵者,莫不兴盛衰荣辱之叹,王安石《桂枝香》如此,萨都拉《满江红》亦然。[11] 

满江红·金陵怀古作者简介

编辑
萨都剌(1308-?),字天锡,号直斋。先世为西域回回族(答失蛮氏),因祖父留镇云中、代州,遂居雁门(今山西代县)。1327年(泰定四年)进士,历官淮西、河北道廉访司经历等职。一说元末曾入方国珍幕府。晚年寓居杭州,游历山水。有诗名。其诗多写自然景物,间有反映民间疾苦之作。亦工词。《念奴娇·登石头城》、《满江红·金陵怀古》等皆有名。所著有《雁门集》。[12] 
参考资料
  • 1.    季镇淮,冯钟芸,陈贻焮,倪其心选注.,历代诗歌选 下册: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05:第175页
  • 2.    孔维阳编著.毛泽东书法创作历程: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12:第458页
  • 3.    刘艳丽,王清淮编著.国人必读古诗手册: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1.01:第370页
  • 4.    申维辰主编.无明文学第四卷:山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01月第1版:第259页
  • 5.    刘试骏 张迎胜 丁生俊 选注.萨都剌诗选:宁夏人民出版社,1982年01月第1版:第248页
  • 6.    俞律,冯亦同编.诗人眼中的南京:南京出版社,1995.8:第41页
  • 7.    阳光 关永礼主编.中国山川名胜诗文鉴赏辞典:中国经济出版社,1992年06月第1版:第550页
  • 8.    靳欣.永远的山青水碧——读萨都剌《满江红·金陵怀古》:《文史知识》,2007年:第05期
  • 9.    孔维阳编著.,毛泽东书法创作历程: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12:第459页
  • 10.    阳光 关永礼主编.中国山川名胜诗文鉴赏辞典:中国经济出版社,1992年06月第1版:第551页
  • 11.    褚斌杰主编.,中国历代诗词精品鉴赏 (中册):青海人民出版社,2001.1:第720页
  • 12.    刘石、吴书荫.中国文学作品选注(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443页
词条标签:
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