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随随笔:诗书生活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5:21:56
编辑 锁定
顾随是全才型的学者,研究,创作相得益彰,小说,诗词,戏剧,书法样样精通。
书    名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
ISBN
978-7-301-13995-0
出版社
2008年7月1日
装    帧
平装
供应商
北京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
 顾随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版权信息

编辑
版次: 1
印次: 1
页数: 234
语种:中文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编辑推荐

编辑
他的随笔笔法优美洗练,谈诗论禅尤为出色,轻轻点染,闻一知十,雅俗共赏。这本随笔集精选他一生的随笔精品,分为“人与岁月”“人与名作”“书与禅宗”三部分,48篇随笔是中国现代学与文结合的典范。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内容简介

编辑
顾随先生多才多艺,写诗、填词、作曲,都创有新的境界;小说、信札,也独具风格;教学、研究、书法,无一不取得优越的成就;除此以外,他偶尔也写点幽默文字、调侃词章,既讽世,也自嘲。
此书共三部分。“文与岁月”大率为三十年代左右的作者日记,依约可见那个时代旧文人的思想生活。“书与禅宗”的内容较杂,包括致弟子信、碑帖书卷序跋及“揣龠录”几篇说禅的摘录。精华是第二部分的“文人与名作”,既有对《水浒》、《红楼梦》、《说岳》、《小五义》与《阿Q正传》的评议,也有对诗、词和几位传世诗人与词人的论述。作者认为,用有字形、字义和字音特征的汉字写诗来抒发思想感情,不只是给人以印象,更要引发读者的情思。历代诗论,均未抓住实质。文章不可以无心得,不可以有心求。作者赞同王国维的“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有生气,出乎其外有高致。真正做到既能入乎其内,又能出乎其外,古今中外仅陶潜一人,他不是通常认为的隐逸恬适,而是真正的豪放、高致。似乎顺着这个思路,作者还提出李白好幻想,潇洒飘逸,志高而思想不深,局限于醇酒妇人而未入;杜甫务实,悲天悯人,意境阔大沉郁,令人亲切而未出。对另外二李中的李贺,作者以为他长于幻想而未植根于人生,偶见奇丽而无味;对精美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李义山,则对自然、人生的欣赏,只限于一己的环境与生活,只是唯美、自画,而非关注人生。此外,历来视苏轼、辛弃疾为豪放词派之翘楚。作者则以为苏轼的豪放出于将胸中的雅量化为自得、自在,辛词在锋芒四射中总笼罩于悲哀的阴影,与豪放大异其趣。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作者简介

编辑
顾随(一八九七——一九六○)古典文学专家、作家、书法家。一九一五年后,在北洋大学、北京大学读书。一九二。年开始,在燕京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河北大学等校任教,桃李满天下,享誉海内外。他是一位有独见卓识的学者,有《稼轩词说》、《东坡词说》、《揣龠录》等著作。他还是一位卓然特立的作家、剧作家。他精于书法,草楷皆工,为书法名家。他被誉为“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作品目录

编辑
文与岁月
月夜在青州西门上
夫妻的笑——街上夜行所见
屐痕触处
看贾波林的电影
燕园初进
夏初
偶感致季韶
汽车上、火车上、洋车上,与驴子背上
春天的菜
剜荠菜
我与禅的因缘
“似则似,是则非是”——禅与诗的关系
学禅入手处
古都黎明前
竹庵附近
槐蚕
人与名作
笑谈《永庆升平》
余病中之“积木”——《积木词》自序
山东省民间流行的《水浒传》
笼罩在悲哀的阴影中——说稼轩词《破阵子》
浑融圆润 谐和圆妙——说东坡词《西江月》
读李杜诗兼论李杜的交谊
小说家之鲁迅
关于诗
看《小五义》——不登堂看书外记之一
看《说岳全传》——不登堂看书外记之二
说“红”答玉言问(未完稿)
“镒”与“监”
阿Q的精神文明及精神胜利法——读《阿Q正传》札记之一
真实而平凡的杰作——《诗经·豳风·七月》
高致——太白古体诗
老杜 七绝
长吉诗的幻想
退之诗的修辞
欣赏·纪录·理想
炎夏在古诗中
漫议S氏论中国诗
古代不受禅佛影响的六大诗人
短札一束
书与禅宗
诗书中讨生活——致弟子滕茂椿(莘园、心圆)十三通
愿足下成为南岳下之马祖——致弟子叶嘉莹十一通
《红楼梦新证》随想——致弟子周汝昌(玉言、射鱼)长函六通
碑帖题跋十帧
书卷序跋七帧
《揣龠录》第十一章“南无阿弥陀佛”发端
《揣龠录》第十一章“南无阿弥陀佛”后记
《揣龠录》第十二章“末后句”发端
《佛典翻译文学》结语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媒体评论

编辑
顾随多才多芝,写诗、填词、作曲,都创有新的境界;小说、信札,也独具风恪:教学、研究、书法,无一不取得优越的成就:具是他有一时期说禅论道,我与此无缘, 不敢妄置一词。但除此以外,他偶尔也写点幽默文字、调词章,既讽世,也自嘲。
——诗人冯至
顺随用散文、用杂文、用淡家常的形式说了难叫之理,难见之境。笔下真是神乎技矣。
——作家张中行
先生是一位真正的诗人,而同时又是一位深邃的学者,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世匠。
——红学家周汝昌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作品选读

编辑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月夜在青州西门上

夜间十二点钟左右,我登在青州城西门上;也没有鸡叫,也没有狗咬;西南方那些山,好像是睡在月光里;城内的屋宇,浸在月光里更看不见一星灯亮。
天上牛乳一般的月光,城下琴瑟一般的流水,中间的我,听水看月,我的肉体和精神都溶解在月光水声里。
月里水里都有我么?我不知道。
然而我里面却装满了水声和月光,月亮和流水也未必知道。
侧着耳朵听水,抬起头来看月,我心此时水一样的清,月一样的亮。
渐渐的听不见流水,渐渐的看不见月光,渐渐的忘记了我。
天使在天上,用神圣的眼光,看见肉体的我,块然立在西城门上,在流水声中,和明月光里。
夫妻的笑——街上夜行所见
晚九点了,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
一条冷僻的街上,有一座败落的小杂货铺子;这杂货铺子不过一间大的门面。
铺门外边,用四根竿子支起一个凉篷;篷下挂一盏较大一点的煤油灯,灯下摆着水果摊子。
“五月鲜”的白和“关爷脸”的红,映着灯火发出绝妙的娇艳彩色来。
水果摊子当中,摆下一张小白木桌子。
桌子上有茶具:一把假“宜兴瓷”的红色壶,壶嘴早已碰缺了,两只粗磁的白茶杯子,都盛着酽酽的红色茶。
桌子这边,一位妇人盘膝坐在一张小竹床上;低着头,塌下眼皮,去做手里的针钱。
她已竟三十上下岁;穿一条粗布褂子;头发稍微乱烘烘的,挽一个家常髻;面皮手指,因为常受风日和常做粗活的缘故,都有点粗糙。
然而她的相貌倒很甜净。
眉目也很疏朗。
那边坐着一位三十多的男子,光着膀子乘凉,露出风吹日晒的铜色皮肤来。
他的面貌现出诚实和忠厚的品性。
他时常用一杯茶润润嗓子。
他低着头,正看手里那本极粗俗的小说,叫做什么《刘大人私访》;并且大声,按着轻重、快慢的音节,念出来,津津有味地读给她听。
真奇怪!
他们两个人——读的他和听的她——忽然同时觉得这书的某地方有趣,心里感得一般无二的愉快。
于是他俩同时抬起头来;她的眼睛离开手里的针线;他的眼睛离开那本破小说;四只眼睛发出饱满、快乐的光线,接触成两条平行线;你看我,我看你,对瞅着一笑;又低下头,做活的做活,念书的念书。
天使连开神光,展起双翅,在他们头上飞来飞去。
四围的空气都变得神圣而甜美!
我在街上一个黑暗犄角里立着,看见以上所经过的事情。
看到末后,我眼里涌出热泪来;我的血涨起来,心突突地乱跳,好像要离开腔子。
我本要经过这铺子往前走。
但是我没有胆气去撞破这一团神圣而甜美的空气。
我又跑回原路了!
1921年6月

顾随随笔:诗书生活历下寄怀

廿九日下午六点半到济,吃了饭以后,来报馆找少韩。报馆地址很好,少韩叫人搬两把椅子到屋后天棚底下坐。呵,真好啊!一片镜面似的大明湖水都来到眼底下呢!水声汤汤,荷叶飘举,时而有一两个萤火虫儿在水面叶底忽隐忽现。吃饭以前,曾下了几点雨,此刻天气异常爽适;我同少韩、洛平畅谈心曲。这也是人生快事了。
昨天给馆里作了一篇评论,一篇小说,好像是一天的功课了。睡起来吃饭,吃饭后再睡午觉;编辑室屏风后面一个角门,从这个角门出去,可以临溪,望湖,看城;每到夜间,画舫里灯烛辉煌,笙歌喧嘈,倒也颇颇的有点意思。但是朋友太少,未免有点孤寂。编辑部的生朋友,一半天又难以烂熟。然而也因为这个,可以多看些书。昨天上街,买了一部《俄国戏曲集》,拿回来看,倒也有益无损。
大明湖水平如镜,一望烟水无际,苇芽短短的,像女人们的前刘海发,真有趣呵!那日独自上在李公祠楼上一望,又有点生机了。
清明日独自登在佛山绝顶,四顾茫茫,找了一个背静处一块大平石上躺下,小睡片刻。卧看济城如盘,游人如蚁,仰看白云一大片一大片地往北奔驰,好似我的被子。此时何异驾鹤乘鸾,腾空俯视人寰哉!无牵无挂,倒也轻闲自在。是日山上人倒不少,但此种境界,除顾羡季外,不能觅得第二人矣。
虽不谓老顾成仙不可也。
上周独自登李公楼,望明湖,短苇如箸长,嫩绿娇青,楚楚可怜。水平如镜,水鸭子三三五五,沉浮其间,何等自在。然不得君培、伯屏、杕生、季韶同伴,我亦不思雇小舟容与其中也。
星期日同两个朋友上公园一趟。
穿着一身卍字花红云霞缎的妓女,三五成群,穿梭似的往来。是可厌呢,还是可怜呢?
春夜灯下读书,便有许多小虫儿扑灯。我还是碾杀他们呢,还是任凭他们搅呢?
前日与屏兄同出新东门,至东南城角。碧波流藻,斜阳织霞,甚可爱。行次见草际石罅中有泉涌出,涓涓入河。以其太清,因与屏兄议定,明日携“宜兴瓷”古式茶杯来,挹泉共饮。
昨日饭后,携杯/住,痛饮三大杯,觉脏腑清凉,直下十二重楼,大似在祈年殿下痛饮冰镇汽水、啤酒时也。济南诚胜地,但少雅人如吾两人者一为之点缀耳!
归时,以杯自河内捞得二虾——一大一小,即养诸案头笔洗中。此笔洗亦宜兴瓷制,上有钟鼎文,式甚古。内已有登州文石四五枚。二虾在其中,悠悠然,洋洋然,若哥仑布寻得新世界后,在岸上祈祷上帝时:“Amen!”
不意今朝,屏兄发现小虾卧于桌上,拾置笔洗中,则浮于水面,不能游泳,死矣!噫,可……贺也!因为他不安于“狭的笼”的生活,欲觅自由;不得,而又以身殉之者也。我重复将他的弱小、弯曲的身躯,在水中捞起,为之祝福,为之忏悔,并葬之于大地之上,空气之中。……但愿我身后结局,亦如此小虾之又光明又诗趣,便心满意足矣!
词条标签:
出版物 其他书籍 作家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