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年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5:27:56
编辑 锁定
公元620年,农历庚辰年,唐高祖李渊武德三年。朝廷改革官称,改纳言为侍中,内史令为中书令给事郎为给事中。
中文名
620年
年    号
武德三年
性    质
时间
朝    代
在位皇帝
唐高祖李渊
干支纪年
庚辰

620年历史大事

编辑
李渊斩王行本
武德三年(六二0)正月,唐将军秦武通猛攻蒲坂,隋将王行本出城迎击,作战失利。王行本弹尽粮绝,欲突围而走,却没有士兵随从,只得开城门向秦武通投降。李渊蒲州巡幸,下令将王行本处决。然后返回长安。
李世勣窦建德归唐
武德二年(六一九)末,李世勣派人劝说窦建德进攻河南,实际上是要待窦建德到达河南时,以精兵偷袭其营,杀死窦建德,救回父亲归唐。窦建德同意了李世勣的意见,自己将亲自带兵攻河南,先派行台曹旦(即曹氏夫人的哥哥)等带兵五万渡过黄河,李世勣率三千人马前去会师。不巧,窦建德的妻子曹氏夫人临产,李世勣等了许久都不见窦建德来,杀窦建德的计划遂不能实施。曹旦当时在河南侵扰百姓,各州县对他产生怨恨。当时魏郡有人叫李文相,自称李商胡,率五千余人驻守在孟津中潬(今河南孟津东北)。李文相的母亲霍氏善骑射,自称霍总管。李世勣与李商胡结拜为兄弟,欲联合共同反对窦建德,归降唐朝。李世勣离开后,李文相母子商议起事,准备采取速战速决的策略。当天夜里,李商胡宴请曹旦的手下将领二十三人一起饮酒,席中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又派出四艘大船运载尚未过河的高雅贤、阮君明诸军。巨船行至河中央,李商胡将高雅贤等的三百多人杀死。军中有一兽医逃脱,把李商胡叛乱的事告诉了曹旦,曹旦立即宣布严加戒备,防止生变。李商胡起事后,才通知李世勣。李世勣的大营与曹旦相距不远,郭孝恪劝说李世勣袭击曹旦,李世勣犹豫不定,又听说曹旦已经有了准备,便同郭孝恪率领几十名骑兵离开军营归降唐朝。李商胡带兵击败阮君明,高雅贤收军撤退,李商胡追击不成返回驻地。李世勣背叛窦建德,群臣请求杀死李世勣的父亲,窦建德不准,义释了徐盖。李世勣、郭孝恪武德三年(六二0)正月到达长安。曹且攻取了济州返回洺州。没过几日,窦建德攻杀了李商胡。窦建德在洺州境内劝课农桑,发展生产,境内非常太平。
先是唐工部尚书独孤怀恩因为屡攻蒲坂不下,伤亡严重,多次被唐高祖下敕书指责。因而对李渊颇有怨言。李渊曾以戏谑的口气嘲笑他无能,独孤怀恩遂同部将元君宝策划叛唐。宋金刚的大将击败唐军,俘虏了唐俭独孤怀恩等人,元君宝和独孤怀恩等后悔没有及时谋反。不久,李世民率军在美良川大破尉迟敬德所部,独孤怀恩趁机逃回唐营,唐廷恢复了他的官职,命令他继续攻打坚守蒲坂的隋将王行本。元君宝也和独孤怀恩一起从尉迟敬德那里逃出,他再次劝独孤怀恩反唐。与独孤怀恩同时被俘的唐俭知道了元宝君等人的阴谋,恐怕这一阴谋成功,便向尉迟敬德请求,派刘世让回去与唐廷连和,尉迟敬德同意了他的要求。这样,唐朝及时掌握了独孤怀恩等人的阴谋。当时王行本已经降唐,独孤怀恩进驻蒲坂。李渊自长安来巡视,准备渡河到河东独孤怀恩的大营中慰问将士。唐高祖已经上船,刘世让奉命前来报告,李渊大惊说:“我得免于死,真是老天有眼。”随即,唐高祖召尚不知机密已经泄露出去的独孤怀恩前来听命,当即被抓住,并且同时抓获支党。武德三年(六二0)二月,独孤怀恩及其同党被杀。
突厥杨政道为隋王
武德三年(六二0)二月,突厥处罗可汗迎隋齐王暕的儿子杨政道为隋王。中国的百姓在突厥领地内的,全都分给杨政道统领,共有一万多人。杨政道按照隋朝的制度设置百官,都城设在定襄(今山西平鲁)。
唐改官名称
武德三年(六二0)三月,唐朝改纳言为侍中,内史令为中书令给事郎为给事中。
王世充禁民外流
李渊占领关中以后,王世充的军将、州县官吏纷纷前来投降。在这种情况下,王世充采取防范措施,制订严刑峻法。凡是一人逃走,全家无论老幼都被处死,允许父子、兄弟、夫妇相互告发,可以免死。同时制定连坐法,以五家为一保,若有一家逃亡而四邻没有察觉的,全都坐诛。王世充杀人越多,逃亡的人也就越多,连出外打柴的人都要有限数,以至于官府和百姓都没有柴烧。王世充又把宫城改成大狱,凡是值得怀疑的人,连同家属一齐抓到宫中,军将奉命出征,将其家属带来做为人质。被拘禁的人常有一万多,每天饿死的也有几十人。王世充又以台省官为司(今河南洛阳附近)、郑(今河南郑州市)、管(今河南郑州市附近)等十二州营田使,凡丞、郎等能够做此官的“喜若登仙”。
李靖击破蛮酋冉肇则
武德三年(六二0)三月,开州(今四川开县)蛮酋冉肇则起事,攻克通州(四川达县)。冉肇则又率军进攻信州(今四川奉节东),赵郡王李孝恭前去攻打,战败。奉命经略夔州的李靖率八百名士命突袭冉肇则军队,俘虏了五千多人,杀死冉肇则,收复了开州、通州。
唐置益州道行台,辖六总管
唐政府为了加强对长安西部的控制,武德三年(六二0)四月,设置益州道行台,统辖益州(今四川成都)、利州(今四川广元)、会州(今甘肃靖远县西北)、鄜州(今陕西富县)、泾州(今甘肃泾川北)和遂州(今四川遂宁县西南)等六州总管。任命李世民为益州道行台尚书令
李世民收复晋阳,刘武周突厥
武德二年(六一九),秦王李世民奉命出击河东,屯兵于柏壁,与宋金刚对峙数月之久,宋金刚军粮耗尽向北撤退,李世民下令追击敌军。武德三年(六二0)四月,追至吕州(今山西霍县),唐军大败寻相,乘胜逐北,一昼夜兼行二百余里。行至高壁岭,总管刘弘基以深入敌后、士兵饥疲劝谏秦王罢兵。李世民没有采纳,抓住战机统军继续追杀。在雀鼠谷唐军一天八战,大败宋金刚主力军,歼敌数万人。夜晚,唐军宿营于雀鼠谷西原,秦兵两天没有吃东西,三天没解甲休息,军中只剩一只羊,被大家分吃。陕州总管于筠从敌营中逃回后,随秦王围困介休宋金刚尚有残兵两万余人,背城布阵,与唐军在西城门外交战。李世民派总管李世勣正面迎击宋金刚,自率精锐骑兵突袭宋金刚的背后,大败宋军,歼敌三千人。宋金刚力不能敌,率骑兵逃走。李世民率兵继续追击数十里,到达张难堡。浩州行军总管樊伯通、张德政据城自守。李世民脱去甲胄,城中的百姓欢喜异常,献上酒饭。当时尉迟敬德收集败兵据守介休李世民派遣任城王李道宗、宇文士及前去劝降。尉迟敬德、寻相率介休永安二县降唐。屈突通害怕尉迟敬德生变,劝秦王不要重用他们。李世民没有听从,任命尉迟敬德为右一府统军,仍旧统领旧部八千人,配合唐军作战。刘武周听说宋金刚战败,退出并州向北逃入突厥宋金刚收拾旧部力图再战,但部下全无斗志,宋金刚也只得率百人逃入突厥。不久,宋金刚策谋逃往上谷,被突厥追杀。岚州总管刘六儿跟随宋金刚在介休,被李世民擒杀。他的哥哥刘季真放弃石州,逃奔刘武周高满政,被高满政杀死。李世民兵至晋阳刘武周所封仆射杨伏念向李世民献城。唐俭也封好府库等待李世民。至此,刘武周掠取的唐河东州县都被李世民收复。唐高祖听说并州收复,非常高兴。设宴招待群臣,赠以绸缎。恢复唐俭的官爵,仍旧以他为并州道安抚大使,并把籍没的独孤怀恩的田宅资财都赐给唐俭。李世民李仲文镇守并州,李渊以李仲文检校并州总管。
突厥杀刘武周
刘武周大举进犯唐境时,他的内史令苑君璋劝他北连突厥,南结唐朝,不要南进。刘武周不听。他留苑君璋朔州(今山西朔县),自带兵南下。武德三年(六二0)四月刘武周被李世民打败,这才悔恨当初没有听从苑君璋的意见。刘武周逃入突厥境内后,又准备逃往马邑,因消息泄露,被突厥杀死。突厥任命苑君璋为大行台,统领刘武周的旧部,并派郁射设督兵协助镇守。
李艺败高士兴
武德三年(六二0)五月,窦建德派遣大将高士兴攻打李(罗)艺据守的幽州。激战后,未能攻克幽州,高士兴遂退兵至笼火城休整。李(罗)艺率兵出城袭击窦建德的部队,大败高士兴,歼敌五千余人。
李世民攻灭吕崇茂余众
吕崇茂夏县起事后,唐朝派兵前去镇压,尉迟敬德率兵增援,帮助吕崇茂守卫夏县。唐高祖暗中派人赦免吕崇茂的死罪,封他为夏州刺史,让他伺机攻击尉迟敬德。消息走露,尉迟敬德杀掉了吕崇茂,退兵北去。吕崇茂的亲信故旧重新聚集,再次占领夏县。武德二年(六二0)五月,李世民率军南返,攻破夏县,屠杀了据城顽抗的吕崇茂旧部。
突厥向王世充请婚
武德二年(六二0)五月,突厥可汗派遣使者阿史那揭多到东都洛阳,进献良马一千匹,并向王世充请求通婚。王世充答应突厥的要求,把宗女许配给突厥,还与突厥商定贸易,进行互市。
田瓒杀杨土林,叛归王世充
显州行台尚书令楚公杨士林虽然降唐,接受唐朝官爵,但暗地里南连萧铣,北结王世充。武德三年(六二0)六月,唐高祖命庐江王瑗与安抚使李弘敏前去讨伐。唐军还未出发,杨士林的长史田瓒不满杨士林对自己的猜忌,举兵诛杀杨士林,率众投降了王世充王世充任命田瓒为显州总管。
突厥处罗可汗至晋阳
秦王李世民挥师北进,讨伐刘武周时,突厥处罗可汗派他的弟弟步利设率两千骑军配合唐军作战。刘武周战败后退出并州,处罗可汗于武德三年(六二0)六月来到晋阳,总管李仲文不能制止处罗的行动。处罗可汗北还后,留下伦特勒带兵数百人留在晋阳,宣称协助李仲文镇守,从石岭(今山西阳曲县东北百二十里)以北,各处都留有戍兵。伦特勒在并州大肆骚扰,百姓深受其害。十二月,并州总管刘世让设计将其捉获。唐高祖听说后,非常高兴。
李渊集群臣议击王世充
李渊收复了河东失地,于武德三年(六二0)六月,招集大臣商议讨伐王世充王世充得到消息后,慌忙进行迎战准备,把诸州镇中勇猛善战的士兵集结到洛阳,设置四镇将军,募兵分别戍守洛阳四城。七月,唐高祖下诏,命秦王李世民督领诸军进击王世充。李渊欲使屈突通(时任陕东道行台)参加东征,屈突通不顾两个儿子都在洛阳,表示忠于唐朝,愿意为李渊尽忠。
李世民攻占慈涧
武德三年(六二0)七月,唐军征讨王世充。唐将罗士信率先头部队围攻慈涧(今河南新安县东三十里),王世充闻讯,亲率三万大军前来救援。李世民为了摸清敌情,自己带几人深入敌后进行侦察。行进途中,突然与王世充的人马遭遇。由于道路险恶和兵少将寡,李世民被王世充团团包围。李世民临变不乱,沉着应战。他率弓箭手和左右骑射与随从奋勇作战,活捉了王世充的军将左建威将军燕琪,王世充被迫退兵。李世民突出重围回营,满面灰尘,守营的唐兵都认不出来了。次日,李世民率军五万进围慈涧,气势逼人,王世充首先惧怕起来,撤掉戍守慈涧的部队,返回洛阳。
南宁西彝蛮遣使贡唐
隋朝末年,南宁(今云南曲靖)西爨蛮酋长爨习起事,被隋诛杀,将其子没为官奴。唐高祖即位后,拜爨习的儿子弘达为昆州(今云南昆明西)刺史,命他带着父亲的尸体归葬故里。益州刺史段纶遣使前往爨蛮地区招降,武德三年(六二0)八月,南宁西爨蛮全部降唐。
黄君汉遣兵攻克回洛城
李世民攻克慈涧后,派遣行军总管史万宝从宜阳(今河南洛宁东北)向南据守龙门,将军刘德威太行山向东围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上谷公王君廓从洛口(在虎牢西)切断王世充的粮道,怀州总管黄君汉河阴攻回洛城(今偃师北),而李世民的大军屯驻在北邙(今河南洛阳东北)。武德三年(六二0)八月,黄君汉派校尉张夜叉用船渡过黄河攻击回洛城,将城攻下,俘获了王世充的战将达奚善定,将河阳南桥摧毁后回师,同时迫降王世充的堡垒、村聚二十多座。王世充立刻派遣太子王玄应统帅杨公卿等攻回洛城,企图夺回回洛,但未成功,于是便在回洛城西建造一座月城,派兵戍守。
李渊与窦建德连和
武德三年(六二0)八月,唐高祖派出使节到河北与窦建德讲和。当时唐朝李世民正率兵攻打王世充,为了避免窦建德偏助王世充,所以李渊试图与窦建德暂时结盟。窦建德也同意与唐交好,并释放了在黎阳战役中俘获的李渊妹妹同安公主,允许他与唐朝使者一同返回长安。
田瓒降唐
武德三年(六二0)六月,田瓒杀杨士林投奔王世充,王世充拜他为显州总管。九月,田瓒率领所属二十五州降唐。由于田瓒降唐,王世充派遣王弘烈镇守的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与东都洛阳被割断。唐高祖任命田瓒为显州刺史,赐爵蔡国公。
尉迟敬德北邙山救李世民
寻相等降唐人马又多叛逃,有人怀疑尉迟敬德也想谋反,便将他关在军中。屈突通、殷开山等还力劝秦王李世民处死尉迟敬德。李世民没有答应,反将尉迟敬德释放出来,将他引入自己的卧房内,赐予黄金,作为路费。敬德不肯去。武德三年(六二0)九月,李世民率五百骑兵登上北邙山魏宣武帝陵墓观察,王世充突然率一万大军将他们包围,单雄信举槊直奔李世民而来。眼看李世民就要遇难,随从的尉迟敬德跃马大呼,前来援救,将敌将单雄信刺落马下,救李世民突出重围。屈突通带唐主力军赶到,击败王世充兵马,王世充大败而逃,敬德将其冠军大将军陈智略俘获,斩首一千多级,俘获排矛兵六千人。李世民非常感激尉迟敬德临危相救,赐给他金银一箱,从此李世民对尉迟敬德越加信任和重用。
杜才干杀邴元真降唐
王世充任命邴元真为滑州行台仆射。濮州刺史杜才干是李密的故将,憎恨邴元真背叛李密,假装带领部众投降邴元真。邴元真依仗自己的官势,亲自前去受降,杜才干出门迎接,并请他入坐,将其擒获,历数他背叛李密的罪状,斩之。派人带着邴元真的首级到黎阳祭祀李密的墓,然后于武德三年(六二0)九月,以濮州降唐。
罗士信智取千金堡
武德三年(六二0)九月,唐行军总管罗士信袭击王世充的硖石堡(今河南渑池西),得胜后进围千金堡(今洛阳县北),守堡的人大骂唐军罗士信施计,夜晚派一百多人带数十名婴儿来到千金堡下,使婴儿大声啼哭,诈称他们是从东都来投奔罗总管的,又伪称走错了地方,要赶快离开。千金堡的士兵不知是计,以为罗士信已经撤走了,便马上打开城门追击。罗士信将兵埋伏在大道两侧,待城门一开,突然冲入城去,夺取了干金堡。
高开道降唐
隋末,高开道参加格谦豆子航(今山东惠民县)的起事。武德三年(六二0)五月,窦建德围攻幽州,李艺高开道告急,高开道帅两千骑兵救援,窦建德撤兵后,高开道通过李艺派使降唐。十月,唐高祖任命高开道为蔚州总管,赐姓李,封为北平郡公。
窦建德再攻幽州,无功
武德三年(六二0)十月,窦建德率兵二十万再攻幽州,建德兵已经用登城工具攀登幽州城墙,薛万均薛万彻兄弟二人帅一百多名敢死队从地道中出,突袭建德军之背,窦建德兵溃,被杀一千多人。李艺乘胜逼进其营地,窦建德在营地中布阵,发动反攻,将李艺的部队击败,窦建德率众追击,到幽州城下攻城,没有成功,乃挥师而还。
杨庆归唐
李密瓦岗军失败后,已经改姓李的杨庆回到东都洛阳,复姓杨氏。及王世充在东都称帝,杨庆又复姓郭氏,王世充任命庆为管州总管,以兄之女妻之。秦王李世民逼近东都时,郭庆派人暗中与秦王联系,表示愿意降唐。李世民派总管李世勣带兵前往管州接收。郭庆想同他的妻子一同去长安,他的妻子不同意。自杀而死。武德三年(六二0)十月,郭庆来到长安降唐,复姓杨氏,拜为上柱国郇国公。当时,王世充的太子王玄应虎牢,屯兵于荥州和汴州之间,听说杨庆降唐,率兵前往管城,被李世勣击退。李世民派遣郭孝恪写信给荣州刺史魏陆,劝其降唐,魏陆默许之。王玄应大将军张志前往荣州征兵,魏陆擒获张志等四位大将,带领全州降唐。阳城令王雄也帅诸堡来降,李世民派李世勣带兵接应,拜王雄为嵩州刺史。魏陆又让张志伪造王玄应的书信,令停东道军队,并命东道将领张慈宝返回汴州,又秘密地告诉汴州刺史王要汉擒杀张慈宝,王要汉杀死张慈宝降唐。王玄应听说各州都叛王世充降唐,非常害怕,慌忙逃回洛阳。唐高祖下诏以王要汉为汴州总管,赐爵郳国公。
萧铣部将董景珍叛归唐朝
萧铣为人心胸狭窄,常常猜忌部下。大将们也居功自傲,喜欢掌握生杀大权。萧铣担心他们发生兵变,就宣布罢兵营农,实际上是要夺回他们的兵权。大司马董景珍的弟弟也是将军,因对萧铣不满而策划起事,但被萧铣得知,将其杀死。董景珍当时镇守长沙,萧铣赦免其罪,但又召他回江陵。董景珍非常害怕,武德三年(六二0)十一月,董景珍以长沙降唐。唐高祖命峡州刺史许绍出兵接应。不久,萧铣派遣齐王张绣攻长沙,董景珍欲劝说张绣降唐,张绣不从,发兵围长沙,董景珍要突围逃走,被部下杀死。萧铣遂拜张绣为尚书令。张绣居功自傲,又被萧铣杀死。自此,萧铣的功臣大将都有离叛之心,其兵势越来越弱。
郭子和南迁
云州总管郭子和,起兵后联合突厥梁师都,于武德元年(六一八)降唐,攻下梁师都的宁朔城,又侦得突厥内部不和派使告知唐廷,被突厥查获。处罗可汗大怒,将郭子和的弟弟郭子升囚禁。郭子和自以为孤立无援,甚为危险,便请求帅众向南迁徙。武德三年(六二0)十一月,唐高祖以延州故城接纳郭子和
陆季览劝突厥处罗等南取中原
武德三年(六二0)八、九两月,梁师都的部将张举刘旻先后降唐,唐朝任命刘旻为林州总管。张举刘旻两人降唐对梁师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惊恐之中,梁师都派遣他的尚书陆季览到突厥游说,劝说处罗可汗李渊还未统一中国之前,南取中原,并愿为突厥作向导。处罗可汗采纳了梁师都的意见,准备让莫咄设从原州南攻,泥步设和梁师都从延州进攻,突利可汗与奚、契丹、靺鞨等族人马从幽州进击。窦建德的部队也从滏口太行八陉之一)西进,会师于晋、绛。
突厥颉利可汗立
武德三年(六二0)十一月,突厥处罗可汗在准备南攻唐朝的同时,欲先攻取并州,让杨政道居驻。突厥部将都以为不可,处罗可汗则以为其父失国,正是依赖隋文帝的帮助才得以再立,这样的大恩大德不能忘记。坚持要出兵。正值此时,处罗可汗病死。隋义成公主因儿子奥射仁弱,改立处罗之弟莫贺咄设(即咄苾),号颉利可汗,并派使节通知唐朝处罗可汗的丧事,李渊对处罗的丧礼与始毕的相同。
王世充向窦建德求援
武德三年(六二0),唐军围困洛阳,王世充被迫向窦建德求救。起初,王世充攻打窦建德的黎阳(今河南浚县),窦建德大怒,也袭破世充的殷州(今河南获嘉县),郑、夏两国从此关系紧张。这时,夏中书侍郎刘彬分析形势,劝说窦建德“解仇除忿,发兵救之”。他对窦建德讲,现在是唐、郑、夏三国鼎足并立,郑亡后,夏也不能独存,不如现在去营求郑国,夏从外面攻,郑从里面打,并观察时机,等唐兵败后,能将郑兼并即吞并它,合两国军队,趁着唐军疲弊之机,消灭唐兵,这样就可以取得天下。窦建德听从了他的建议,派出使节,答应出兵援救东都。同时又派礼部侍郎李大师等到唐营,劝阻李世民进攻洛阳,解除对东都的包围,李世民扣留了李大师等人,对窦建德的提议不予回答。武德三年(六二0)十二月,王世充又派遣其侄代王琬、长孙王安世到窦建德都城请求连姻,并请求马上出师。
杜伏威占领江都
武德三年(六二0),李子通渡过长江进攻沈法兴,攻取京口(今江苏丹徒县),沈法兴派他的仆射蒋元超与李子通战,蒋元超败死,沈法兴放弃毗陵(今江苏常州市),逃奔吴郡。于是丹阳、毗陵等全部为李子通占有。李子通以法兴府掾李百药为内史诗郎,国子祭酒。杜伏威派辅公袥率兵数千人进攻李子通,以阚棱王雄诞二人为副将。辅公袥渡过长江攻克丹阳(今江苏南京),屯兵于溧水李子通率兵抵抗,二军进行了拉锯战,辅公袥挑选精干的甲士一千人执长刀为前锋,又有一千人随后而上,与李子通进行了殊死的战斗,将李子通打败,辅公袥在追击中又被李子通打败。王雄诞主张乘李子通无防备时进行突袭,辅公袥不听。王雄诞不顾辅公袥的警告,带自己的私人手下几百人夜袭敌营,顺风放火,大败李子通的军队,俘虏数千人。李子通兵粮告罄,后援不继,只得放弃江都,退保京口。长江以西的地区全部被杜伏威占领。杜伏威得胜后,迁往丹阳。
沈法兴溺死
武德三年(六二0)末,李子通杜伏威击败后,东走太湖,收集旧部两万余人。李子通战不过杜伏威,遂率兵袭击割据吴郡的沈法兴,大获全胜。沈法兴被迫带部分人马弃城逃走。吴郡起义之闻人遂安听说沈法兴战败,派部将李孝辩前去迎接沈法兴。行至半途,沈法兴后悔,不愿归附闻人遂安,策划杀掉叶孝辩,逃往会稽(今浙江绍兴),不料,计谋被叶孝辩发现,沈法兴无奈,投江自杀。李子通遂迁都余杭(今浙江杭州市),尽收沈法兴的故地,北起太湖,南到五岭(今广东、广西北部),西距宣城(今安徽宣城),东到会稽,势力迅速壮大,军势复振。
冯盎定岭外
广州(今广东广州市)、新州(今广东新兴)二州的高法澄、沈宝彻杀死隋官,占据州城起事,依附于林士弘,汉阳太守冯盎将其击破。不久沈宝彻的侄儿沈智臣再次在新州聚兵起事,冯盎率兵进攻,起事之人刚刚聚合,冯盎摘去甲胄大声呼叫:“你们不认识我了?”起事之人大多丢弃兵器向冯盎下拜,冯盎活捉了沈宝彻、沈智臣,岭表之外被平定。

620年通鉴记载

编辑
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上武德三年(庚辰,公元九二零年)
春,正月,将军秦武通攻王行本于蒲坂。行本出战而败,粮尽援绝,欲突围走,无随之者,戊寅,开门出降。辛巳,上幸蒲州,斩行本。秦王世民轻骑谒上于蒲州。宋金刚围绛州。癸巳,上还长安。
李世勣谋俟窦建德至河南,掩袭其营,杀之,冀得其父并建德土地以归唐。会建德妻产,久之不至。
曹旦,建德之妻兄也,在河南,多所侵扰,诸贼羁属者皆怨之。贼帅魏郡李文相,号李商胡,聚众五千馀人,据孟津中氵单;母霍氏,亦善骑射,自称霍总管。世勣结商胡为昆弟,入拜商胡之母。母泣谓世勣曰:“窦氏无道,如何事之!”世勣曰:“母无忧,不过一月,当杀之,相与归唐耳!”世勣辞去,母谓商胡曰:“东海公许我共图此贼,事久变生,何必待其来,不如速决。”是夜,商胡召曹旦偏裨二十三人,饮之酒,尽杀之。旦别将高雅贤、阮君明尚在河北未济,商胡以巨舟四艘济河北之兵三百人,至中流,悉杀之。有兽医游水得免,至南岸,告曹旦,旦严警为备。商胡既举事,始遣人告李世勣。世勣与曹旦连营,郭孝恪劝世勣袭旦,世勣未决,闻旦已有备,遂与孝恪帅数十骑来奔。商胡复引精兵二千北袭阮君明,破之。高雅贤收众去,商胡追之,不及而还。建德群臣请诛李盖,建德曰:“世勣,唐臣,为我所虏,不忘本朝,乃忠臣也,其父何罪!”遂赦之。
甲午,世勣、孝恪至长安。曹旦遂取济州,复还洺州。
二月,庚子,上幸华阴。
刘武周遣兵寇潞州,陷长子、壶关。潞州刺史郭子武不能御,上以将军河东王行敏助之。行敏与子武不叶,或言子武将叛,行敏斩子武以徇。乙巳,武周复遣兵寇潞州,行敏击破之。
壬子,开州蛮酋冉肇则陷通州。
甲寅,遣将军桑显和等攻吕崇茂于夏县。
初,工部尚书独孤怀恩攻蒲坂,久不下,失亡多,上数以敕书诮让之,怀恩由是怨望。上尝戏谓怀恩曰:“姑之子皆已为天子,次应至舅之子乎?”怀恩亦颇以此自负,或时扼腕曰:“我家岂女独贵乎?”遂与麾下元君宝谋反。会怀恩、君宝与唐俭皆没于尉迟敬德,君宝谓俭曰:“独孤尚书近谋大事,若能早决,岂有此辱哉!”及秦王世民败敬德于美良川,怀恩逃归,上复使之将兵攻蒲坂。君宝又谓俭曰:“独孤尚书遂拔难得还,复在蒲坂,可谓王者不死!”俭恐怀恩遂成其谋,乃说尉迟敬德,请使刘世让还与唐连和,敬德从之,遂以怀恩反状闻。时王行本已降,怀恩入据其城,上方济河幸怀恩营,已登舟矣,世让适至。上大惊曰:“吾得免,岂非天也!”乃使召怀恩,怀恩未知事露,轻舟来至;即执以属吏,分捕党与。甲寅,诛怀恩及其党。
窦建德攻李商胡,杀之。建德洺州劝课农桑,境内无盗,商旅野宿。
突厥处罗可汗迎杨政道,立为隋王。中国士民在北者,处罗悉以配之,有众万人。置百官,皆依隋制,居于定襄。
三月,乙丑,刘武周遣其将张万岁寇浩州,李仲文击走之,俘斩数千人。
改纳言为侍中,内史令为中书令,给事郎为给事中。
甲戌,以内史侍郎卦德彝为中书令。
王世充将帅、州县来降者,时月相继。世充乃峻其法,一人亡叛,举家无少长就戮,父子、兄弟、夫妇许相告而免之。又使五家为保,有举家亡者,四邻不觉,皆坐诛。杀人益多而亡者益甚,至于樵采之人,出入皆有限数;公私愁窘,人不聊生。又以宫城为大狱,意所忌者,并其家属收系宫中;诸将出讨,亦质其家属于宫中,禁止者常不减万口,馁死者日有数十。世充又以台省官为司、郑、管、原、伊、殷、梁、凑、嵩、谷、怀、德等十二州营田使,丞、郎得为此行者,喜若登仙。
甲申,行军副总管张伦败刘武周于浩州,俘斩千馀人。
西河公张纶、真乡公李仲文引兵临石州,刘季真惧而诈降。乙酉,以季真为石州总管,赐姓李氏,封彭山郡王。
蛮酋冉肇则寇信州,赵郡公孝恭与战,不利。李靖将兵八百,袭击,斩之,俘五千馀人;己丑,复开、通二州。孝恭又击萧铣东平王阇提,斩之。
夏,四月,丙申,上祠华山;壬寅,还长安。
置益州道行台,以益、利、会、鄜、泾、遂六总管隶焉。
刘武周数攻浩州,为李仲文所败。宋金刚军中食尽;丁未,金刚北走,秦王世民追之。
罗士信围慈涧,王世充使太子玄应救之,士信刺玄应坠马,人救之,得免。
壬子,以显州道行台杨士林为行台尚书令。
甲寅,加秦王世民益州道行台尚书令。
秦王世民追及寻相于吕州,大破之,乘胜逐北,一昼夜行二百馀里,战数十合。至高壁岭,总管刘弘基执辔谏曰:“大王破贼,逐北至此,功亦足矣。深入不已,不爱身乎!且士卒饥疲,宜留壁于此,俟兵粮毕集,然后复进,未晚也。”世民曰:“金刚计穷而走,众心离沮;功难成而易败,机难得而易失,必乘此势取之。若更淹留,使之计立备成,不可复攻矣。吾竭忠徇国,岂顾身乎!”遂策马而进,将士不敢复言饥。追及金刚于雀鼠谷,一日八战,皆破之,俘斩数万人。夜,宿于雀鼠谷西原,世民不食二日,不解甲三日矣,军中止有一羊,世民与将士分而食之。丙辰,陕州总管于筠自金刚所逃来。世民引兵趣介休,金刚尚有众二万,戊午,出西门,背城布陈,南北七里。世民遣总管李世勣等与战,小却,为贼所乘。世民帅精骑击之,出其陈后,金刚大败,斩首三千级。金刚轻骑走,世民追之数十里,至张难堡。浩州行军总管樊伯通、张德政据堡自守,世民免胄示之,堡中喜噪且泣。左右告以王不食,献浊酒、脱粟饭。
尉迟敬德收馀众守介休,世民遣任城王道宗、宇文士及往谕之,敬德与寻相举介休及永安降。世民得敬德,甚喜,以为右一府统军,使将其旧众八千,与诸营相参。屈突通虑其变,骤以为言,世民不听。刘武周闻金刚败,大惧,弃并州走突厥。金刚收其馀众,欲复战,众莫肯从,亦与百馀骑走突厥
世民至晋阳,武周所署仆射杨伏念以城降。唐俭封府库以待世民,武周所得州县皆入于唐。
未几,金刚谋走上谷,突厥追获,腰斩之。岚州总管刘六儿从宋金刚在介休,秦王世民擒斩之。其兄季真,弃石州,奔刘武周将马邑高满政,满政杀之。[1]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