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年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3 05:04:0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622年是指中国纪年622年,壬午年,唐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武德五年。[1] 
中文名
622年
别    称
壬午年,光孝皇帝武德五年
国内纪事
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冯盎降唐
国际纪事
突厥颉利可汗进攻唐朝
年    份
马年
朝    代
唐朝

622年历史大事

编辑

622年刘黑闼称汉东王

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改元天造、定都于洺州,以范愿为左仆射,董康买为兵部尚书,拜高雅贤为右领军,征招王琮中书令,任命刘斌中书侍郎,恢复窦建德夏政权时的文武官制,加紧政权建设。立法行政,均仿效窦建德,而在攻打作战上,刘黑闼又比窦建德时勇猛果敢。[1] 

622年李艺战刘十善

武德四年(六二一)十二月,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齐王李元吉前去讨伐刘黑闼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幽州总管李艺为配合朝廷攻打刘黑闼政权,率数万大军南下,欲与秦王李世民会合进击。刘黑闼得到消息,即命左仆射范愿率万人留守洛州,他自己则带大军北上阻挡李艺,夜晚,宿营在沙河,程名振用战鼓六十具在洺州城西大堤上疾敲,城中的地面都在震动。范愿很惊慌害怕,派人立刻去禀告刘黑闼刘黑闼闻讯后立刻撤兵,派弟弟刘十善与行台张君立带兵一万在鼓城进击李艺,双方在徐河(今河北徐水)交战,刘十善的军队大败,损失八千人。三月,李艺又攻取刘黑闼占领的定、乐、廉、赵四州,俘获刘黑闼的尚书刘希道,带兵与李世民洺州会合。[1] 

622年刘黑闼杀罗土信

武德四年(六二一)末,李渊李世民李元吉前往河北征讨刘黑闼。第二年初,唐军到获嘉(今河南新乡市),刘黑闼放弃相州,退守洛州。李世民进围肥乡,屯兵于洺水之上。洺水人李去惑以洺水城降李世民,李世民派唐将王君廓带骑兵五百进城共同防守。刘黑闼还军围攻洺水,双方互有胜负。刘黑闼攻城猛烈,秦王多次率唐军增援都被阻挡。李世民担心王君廓守不住洺水,便召集众将商议对策。行军总管郯勇公罗士信自告奋勇,请求代替王君廓守城。李世民挥旗召王君廓,王君廓突围而出,罗士信率二百唐兵突入城中继续抵抗起义军。刘黑闼急于夺回洺水城,率军昼夜攻打。由于下雪,城外唐军无法接应,罗士信在坚守八天后,洺水城被刘黑闼攻陷,罗士信被俘。刘黑闼很欣赏罗士信的勇猛顽强,劝他投降,罗士信断然拒绝,黑闼杀之,士信死时,年仅二十岁。[1] 

622年李武意杀王薄

唐将盛彦师从徐圆朗部队中冒死逃回,被唐朝任命为宋州总管。盛彦师率领齐州总管王薄的兵马围攻须昌(今山东东平县治),同时向潭州(潭应作“谭”,今山东章丘)征调兵粮。潭州刺史李义满平素与王薄不和,这次要粮,李义满闭仓不给。等到须昌被唐军攻克,盛彦师逮捕了李义满,置齐州监狱中。唐高祖诏释之。使者未至,李义满已忧愤而死。王薄回时,路过潭州,李义满的侄儿武意拘王薄,并将他杀死。盛彦师亦因此事被判死罪。[1] 

622年丘和入朝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二十三日,改以隋交趾太守丘和为交州总管。丘和遣其司马高士廉请入朝京师,诏许之,且遣丘和之子师利(高祖起兵向长安时,丘师利即以兵降附)前往交趾迎之。[1] 

622年刘黑闼奔突厥

刘黑闼攻破洺水城执杀罗士信以后,唐军反攻,欲再夺回洺水城。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初,唐军屯兵于洺水南北两岸,坚壁不出,并派兵切断刘黑闼的运输补给线。刘黑闼任命高雅贤为左仆射。李世民率兵进逼高雅贤大营。高雅贤乘醉单骑出战,被唐将潘毛击杀。后唐军再次围攻刘黑闼军营,黑闼将王小胡战胜,俘潘毛。黑闼从冀州、贝州等地向洺水运粮,唐将程名振带一千余人前去袭击,烧毁了运粮车船。刘黑闼唐军对峙长达六十多天。刘黑闼率精兵偷袭李世勣大营,李世民前往救援,也被刘黑闼军围困。唐将尉迟敬德见状,统帅壮士杀人重围解救,李世民逃出。唐军预料刘黑闼兵粮耗尽会前来决战。所以,李世民派兵阻断洺水上游蓄水。派兵防守,并约定放水的时间。三月,刘黑闼率步兵、骑兵两万人渡过洺水,欲与唐军决一死战。李世民率精锐骑兵袭击对方的骑兵部队,取得胜利,并乘胜冲杀敌人的步兵部队。刘黑闼率部下死战力屈,遂与王小胡遁去,余众不知主帅已经逃走,仍与唐军激战。唐军在洺水上游开闸放水,灌淹刘黑闼的部众,刘黑闼军队大败,淹死几千人。黑闼与范愿等二百多人北奔突厥刘黑闼所占河北地区被唐朝平定。[1] 

622年宁长真归降李靖

武德五年(六二二)四月,隋朝鸿胪卿宁长真以宁越(今广东钦县东北五十里)、郁林(今广西贵县南)之地向李靖请降。通往交州、爱州的道路开始打通。唐高祖以宁长真钦州总管。[1] 

622年唐议击徐圆朗

徐圆朗闻知刘黑闼被击败,非常害怕,不知做何打算。刘复礼劝说徐圆朗让位刘世彻。于是,徐圆朗派复礼到浚仪县(今河南开封)迎接刘世彻。有人警告徐圆朗要以翟让李密杀害为诫,圆朗又感到后悔。等刘世彻被接来,带有几千人,圆朗竞拒绝出城迎接,反而派人召刘世彻,剥夺世彻兵权,仅任命他为司马,要他劝服谯州,杞州归降。山东人久闻刘世彻之名,凡世彻劝降之处人人降服。圆朗更担心自己权位受到威胁,遂将刘世彻杀死。秦王世民击败刘黑闼后,便迅速率兵南下,准备消灭徐圆朗,适逢高祖召世民入朝,世民便将兵权暂交齐王元吉,自己返回长安听命。在长安,世民与高祖讨论天下形势,介绍了徐圆朗的情况。高祖立派世民回到黎阳,统帅大军奔济阴(今山东荷泽)击徐圆朗[1] 

622年李大恩败死新城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唐代州总管李大恩上奏朝廷,言突厥境内受灾、遇有饥荒,请求政府派兵攻取马邑。高祖准奏,令殿内少监独孤晟率兵前往代州,会同李大恩进攻苑君璋,相约在二月会师于马邑。由于独孤晟的大军延期不至,李大恩无法率军独自进攻,只好屯兵新城(今山西朔县西南)等候。同年四月,突厥颉利可汗派出几万骑兵与逃到突厥刘黑闼一起围攻新城,李大恩向朝廷求援,唐高祖派右骁卫大将军李高迁领兵来救。援军还未赶到新城,李大恩粮尽,被迫于夜晚突围。突厥在半路袭击,唐军大败,李大恩战死。唐高祖对李大恩的死非常惋惜,将独孤晟减死徙边。[1] 

622年杜伏威入朝

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秦王李世民攻打徐圆朗,已经占领城池十余座,声震淮、泗。杜伏威见势非常害怕,马上请求入朝听命。李世民认为淮、济之间即将平定,便命令李神通、李世勣继续进攻徐圆朗,六日自己则班师还朝。八日杜伏威到达长安,李渊拜他为太子太保,并兼任行台尚书令,位在齐王元吉之上,将他留在长安,用高官宠待他。李子通私下对乐伯通讲:“伏威既来,我欲前往江南收集旧兵,继续作战。”于是两人逃至蓝田关(今属陕西蓝田县)时,被唐官抓获,两人都被杀死。武德六年(六二三)二月,徐圆朗在无奈的情况下,弃城逃走,在野外被人杀死。其地完全被唐占领。[1] 

622年冯盎降唐

隋汉阳太守冯盎在接到唐将李靖的檄文后,于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帅领部众向唐朝投降。唐朝以原冯盎管辖的地区设置高州(今广东茂名东北)、罗州(今广东廉江北)、春州(今广东阳春)、白州(今广西博白)、崖州(今广东琼山)、儋州(今广东儋县)、林州(今广西桂平西南)、振州(今广东崖县)等八州,拜冯盎为高州总管,进封耿国公。[1] 

622年颉利可汗寇边

武德五年(六二二)八月,突厥颉利可汗进攻唐朝,唐高祖派左武卫将军段德操和云州总管李子和率军防御。李于和本姓郭,原在榆林割据,自称“永乐王”,后降唐。由于攻打刘黑闼有功,唐高祖赐姓李。颉利可汗的十五万骑兵进入雁门关(今山西代县),分兵攻打并州、原州。唐高祖命太子建成出幽州道,秦王世民从秦州道出击突厥,同时李子和赶赴云中,突袭颉利,段德操奔夏州,截断突厥的归路。在都城长安,唐高祖招集群臣商议和战。太常卿郑元寿主张与突厥议和,而中书令封德彝则反对议和,主张先战,胜后再议和。李渊采纳了封德彝的建议。并州大总管、襄邑王李神符、汾州刺史萧寿分别在汾东等地击败突厥,杀敌五千多人。但突厥来势凶猛,进犯廉州,攻陷大震关(今甘肃清水)。唐高祖忙派太常卿郑元寿往见颉利可汗。当时,突厥精锐骑兵数十万人,布满从介休到晋州数百里之间。郑元寿见到颉利可汗后,指责他背信弃义,进犯唐朝,劝说突厥退兵休战,两国重归于好。突厥颉利可汗听从了郑元寿的劝说,率兵返回。郑元寿从隋恭帝义宁以来,曾五次出使突厥,每次处境都极为危险。此次尤然。[1] 

622年刘黑闼恢复失地

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刘黑闼随突厥攻唐到达定州(今河北定县),其故将曹湛、董康买在刘黑闼失败后,逃到鲜虞(今河北正定),又招集旧众响应刘黑闼。唐高祖以淮阳王李道玄河北道行军总管前去讨伐。刘黑闼攻陷瀛州,杀死刺史马匡武。盐州人马君德以城投降刘黑闼。十月,唐高祖命齐王李元吉到山东讨伐刘黑闼,任命李元吉为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唐贝州刺史许善护率军在隃县(今山东夏津)与刘黑闼的弟弟刘十善大战,许善护全军覆没,而唐右武侯将军桑显和又在晏城败刘黑闼,观州刺史刘会以城叛投刘黑闼。李道玄与刘黑闼大战于下博(今河北深县东)。李道玄当时带兵三万人,与副帅史万宝不和。战斗开始后,李道玄自己亲率少数骑兵一马当先,突入刘黑闼的军阵,命令史万宝指挥大军随后出击。而史万宝不听李道玄的命令,留兵不进。李道玄孤军作战,后援无望,力战而死,死时年仅十九岁。史万宝将兵再战,唐兵无斗志,被刘黑闼击溃。下博之战,刘黑闼大获全胜,山东各地十分震动。洺州总管、庐江王李瑷弃城西逃,各地州县纷纷叛唐,归附刘黑闼刘黑闼很快恢复了全部失地,又进占洺州,唐沧州刺史也被迫弃城逃走。齐王李元吉惧怕刘黑闼的强兵,不敢进击。[1] 

622年林士弘降而复叛

武德五年(六二二)十月,林士弘派他的弟弟林药师率兵攻打循州(今广东惠州东部一带),唐刺史杨略在战斗中将其杀死。林药师的大将王戎以南昌州降唐。林士弘害怕,也请求降唐。不久,林士弘又逃走,占据安成山洞,袁州(今江西宜春)不少百姓纷纷响应林士弘。洪州总管若干则(三字人名)派兵将其击败,恰值林士弘病死,部众才纷纷散去。计士弘自隋大业十三年(617)起事,至今已历六年。[1] 

622年李建成攻刘黑闼

隋末,李渊起兵于太原,取关中攻占长安都是李世民从中出谋划策。李渊曾有意以次子李世民为世子取代长子建成。由于长年征战,秦王功高望重,手下也聚集了相当一批有治国平天下经验的才士。太子建成性格宽简,喜好酒色游猎,看到弟弟世民功名日盛,害怕被废,于是伙同三弟元吉攻击秦王。兄弟三人相互猜忌、疑心重重,各自纠集朋党,培植亲信。太子中允王珪,洗马魏征劝说太子前往山东讨伐刘黑闼,一方面可以取得功名,另一方面也可以结纳山东豪杰。于是太子建成请行。武德五年(六二二)十一月,高祖下诏派太子建成前去征讨刘黑闼,陕东道大行台以及山东道行军元帅、河南、河北诸州并受李建成节制。[1] 

622年李建成败刘黑闼

刘黑闼第二次起兵后,借助突厥的帮助,在河北地区不断取得胜利,相州以北的广大地区成为刘黑闼的势力范围。唯有魏州总管田留安据城自守,刘黑闼率兵攻打魏州,在无法成功的情况下,率兵南下,攻取元城(今属河北大名)。在回兵再次攻打魏州不能下的时候,太子建成、齐王元吉率大军到达昌乐(今河北南乐县),刘黑闼率军前去迎击建成军。魏征建议太子,对俘虏应好言劝慰后放还,以瓦解刘黑闼。太子采纳了魏征的主张。刘黑闼兵粮吃尽,后勤不济,部将士兵开始逃亡,有的还用武力捕拿其帅投降唐军刘黑闼怕唐军里外夹攻,趁夜后撤,退至馆陶。时永济桥还未造成,齐王元吉率兵赶到。刘黑闼将领王小胡迎击唐军,掩护刘黑闼造桥。桥架好后,刘黑闼率先渡河西走,起义军大乱,争相抢渡,唐军趁机进攻,大败刘黑闼部队。刘黑闼率领数百名骑兵逃走。[1] 

622年互遣战俘

大业以来,由于隋炀帝多次对高丽用兵,不少中国军民被高丽俘虏或截留。武德五年(六二二),高祖致书高丽国王建武,商谈互相遣返战俘之事,同时下令州县官吏寻找在中国境内的高丽人,允许他们返回祖国。高丽国王在接到唐高祖的信后,放还了数以万计的中国百姓。[1] 

622年资治通鉴记载

编辑
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下武德五年(壬午,公元六二二年)
春,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改元天造,定都洺州。以范愿为左仆射,董康买为兵部尚书,高雅贤为右领军;征王琮为中书令,刘斌为中书侍郎;窦建德时文武悉复本位。其设法行政,悉师建德,而攻战勇决过之。
丙戌,同安贼帅殷恭邃以舒州来降。
丁亥,济州别驾刘伯通执刺史窦务本,以州附徐圆朗
庚寅,东盐州治中王才艺杀刺史田华,以城应刘黑闼。
秦王世民军至获嘉,刘黑闼弃相州,退保洺州。丙申,世民复取相州,进军肥乡,列营洺水之上以逼之。
萧铣既败,散兵多归林士弘,军势复振。
己酉,岭南俚帅杨世略以循、潮二州来降。
唐使者王义童下泉、睦、建三州。幽州总管李艺将所部兵数万会秦王世民讨刘黑闼,黑闼闻之,留兵万人,使范愿守洺州,自将兵拒艺。夜,宿沙河,程名振载鼓六十具,于城西二里堤上急击之,城中地皆震动。范愿惊惧,驰告黑闼;黑闼遽还,遣其弟十善与行台张君立将兵一万击艺于鼓城。壬子,战于徐河,十善、君立大败,所失亡八千人。
洺水人李去惑据城来降,秦王世民遣彭公王君廓将千五百骑赴之,入城共守。二月,刘黑闼引兵还攻洺水,癸亥,行至列人,秦王世民使秦叔宝邀击破之。
豫章贼帅张善安以虔、吉等五州来降,拜洪州总管。
戊辰,金乡人阳孝诚叛徐圆朗,以城来降。
己巳,秦王世民复取邢州。辛未,并州人冯伯让以城来降。
丙子,李艺取刘黑闼定、栾、廉、赵四州,获黑闼尚书刘希道,引兵与秦王世民会洺州。
刘黑闼攻洺水甚急。城四旁皆有水,广五十馀步,黑闼于城东北筑二甬道以攻之;世民三引兵救之,黑闼拒之,不得进。世民恐王君廓不能守,召诸将谋之,李世勣曰:“若甬道达城下,城必不守。”行军总管郯勇公罗士信请代君廓守之。世民乃登城西南高冢,以旗招君廓,君廓帅其徒力战,溃围而出。士信帅左右二百人乘之入城,代君廓固守。黑闼昼夜急攻,会大雪,救兵不得往,凡八日,丁丑,城陷。黑闼素闻其勇,欲生之,士信词色不屈,乃杀之,时年二十。
戊寅,汴州总管王要汉攻徐圆朗杞州,拔之,获其将周文举。
庚辰,延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击梁师都石堡城,师都自将救之;德操与战,大破之,师都以十六骑遁去。上益其兵,使乘胜进攻夏州,克其东城,师都以数百人保西城。会突厥救至,诏德操引还。
辛巳,秦王世民拔洺水。三月,世民与李艺营于洺水之南,分兵屯水北。黑闼数挑战,世民坚壁不应,别遣奇兵绝其粮道。壬辰,黑闼以高雅贤为左仆射,军中高会。李世勣引兵逼其营,雅贤乘醉,单骑逐之,世勣部将潘毛刺之坠马;左右继至,扶归,未至营而卒。甲午,诸将复往逼其营,潘毛为王小胡所擒。黑闼运粮于冀、贝、沧、瀛诸州,水陆俱进,程名振以千馀人邀之,沉其舟,焚其车。
宋州总管盛彦师帅齐州总管王薄攻须昌,征军粮于潭州;刺史李义满与薄有隙,闭仓不与。及须昌降,彦师收义满,系齐州狱,诏释之。使者未至,义满忧愤,死狱中。薄还,过潭州,戊戌夜,义满兄子武意执薄,杀之;彦师亦坐死。
上遣使赂突厥颉利可汗,且许结婚。颉利乃遣汉阳公瑰、郑元璹长孙顺德等还,庚子,复遣使来修好,上亦遣其使者特勒热寒、阿史那德等还。并州总管刘世让屯雁门,颉利高开道苑君璋合众攻之,月馀,乃退。
甲辰,以隋交趾太守丘和为交州总管。和遣司马高士廉奉表请入朝,诏许之,遣其子师利迎之。[2] 
秦王世民与刘黑闼相持六十馀日。黑闼潜师袭李世勣营,世民引兵掩其后以救之,为黑闼所围。尉迟敬德帅壮士犯围而入,世民与略阳公道宗乘之得出。道宗,帝之从子也。世民度黑闼粮尽,必来决战,乃使人堰洺水上流,谓守吏曰:“待我与贼战,乃决之。”丁未,黑闼帅步骑二万南度洺水,压唐营而陈。世民自将精骑击其骑兵,破之,乘胜蹂其步兵。黑闼帅众殊死战,自午至昏,战数合,黑闼势不能支。王小胡谓黑闼曰:“智力尽矣,宜早亡去。”遂与黑闼先遁,馀众不知,犹格战。守吏决堰,洺水大至,深丈馀,黑闼众大溃,斩首万馀级,溺死数千人,黑闼与范愿等二百骑奔突厥,山东悉平。
高开道寇易州,杀刺史慕容孝干。
夏,四月,己未,隋鸿胪卿宁长真以宁越、郁林之地请降于李靖,交、爱之道始通;以长真为钦州总管。
以夔州总管赵郡王孝恭为荆州总管。
徐圆朗闻刘黑闼败,大惧,不知所出。河间人刘复礼说圆朗曰:“有刘世彻者,其人才略不世出,名高东夏,且有非常之相,真帝王之器。将军若自立,恐终无成;若迎世彻而奉之,天下指挥可定。”圆朗然之,使复礼迎世彻于浚仪。或说圆朗曰:“将军为人所惑,欲迎刘世彻而奉之,世彻若得志,将军岂有全地乎!仆不敢远引前古,将军独不见翟让之于李密乎?”圆朗复以为然。世彻至,已有众数千人,顿于城外,以待圆朗出迎;圆朗不出,使人召之。世彻知事变,欲亡走,恐不免,乃入谒;圆朗悉夺其兵,以为司马,使徇谯、杞二州。东人素闻其名,所向皆下,圆朗遂杀之。
秦王世民自河北引兵将击圆朗,会上召之,使驰传入朝,乃以兵属齐王元吉。庚申,世民至长安,上迎之于长乐。世民具陈取圆朗形势,上复遣之诣黎阳,会大军趋济阴。
丁卯,废山东行台。
壬申,代州总管定襄王李大恩为突厥所杀。先是,大恩奏称突厥饥馑,马邑可取,诏殿内少监独孤晟将兵与大恩共击苑郡璋,期以二月会马邑;失期不至,大恩不能独进,顿兵新城。颉利可汗遣数万骑与刘黑闼共围大恩,上遣右骁卫大将军李高迁救之。未至,大恩粮尽,夜遁,突厥邀之,众溃而死,上惜之。独孤晟坐减死徙边。
丙子,行台民部尚书史万宝攻徐圆朗陈州,拔之。
戊寅,广州贼帅邓文进、隋合浦太守宁宣、日南太守李晙并来降。
五月,庚寅,瓜州士豪王干斩贺拔行威以降,瓜州平。
突厥忻州李高迁击破之。
六月,辛亥,刘黑闼引突厥寇山东,诏燕郡王李艺击之。
癸丑,吐谷浑寇洮、旭、叠三州,岷州总管李长卿击破之。
乙卯,遣淮安王神通击徐圆朗
丁卯,刘黑闼引突厥定州
秋,七月,甲申,为秦王世民营弘义宫,使居之。世民击徐圆朗,下十馀城,声震淮、泗,杜伏威惧,请入朝。世民以淮、济之间略定,使淮安王神通、行军总管任瑰、李世勣攻圆朗;乙酉,班师。
丁亥,杜伏威入朝,延升御榻,拜太子太保,仍兼行台尚书令,留长安,位在齐王元吉上,以宠异之。以阚稜为左领军将军李子通谓乐伯通曰:“伏威既来,江东未定,我往收旧兵,可以立大功。”遂相与亡至蓝田关,为吏所获,俱伏诛。
刘黑闼定州,其故将曹湛、董康买亡命在鲜虞,复聚兵应之。甲午,以淮阳王道玄为河北道行军总管以讨之。
丙申,迁州人邓士政执刺史李敬昂以反。[3] 
丁酉,隋汉阳太守冯盎李靖檄,帅所部来降,以其地为高、罗、春、白、崖、儋、林、振八州,以盎为高州总管,封耿国公。先是,或说盎曰:“唐始定中原,未能及远,公所领二十馀州地,已广于赵佗,宜自称南越王。”盎曰:“吾家居此五世矣,为牧伯者不出吾门,富贵极矣。常惧不克负荷,为先人羞,敢效赵佗自王一方乎!”遂来降。于是岭南悉平。[4]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