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年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21:48:5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624年是指中国纪年624年,唐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武德七年。[1] 
中文名
624年
外文名
624
又    名
甲申,公元六二四年
中国纪年
唐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武德七年
历史大事
唐军击破辅公祏,平定江南
相关资料
《资治通鉴》

624年历史大事

编辑
李孝恭率领唐军击破辅公祏,平定江南
辅公祏初从杜伏威,后杜伏威猜忌辅公祏并削弱其兵权,令辅公祏非常不满,唐高祖武德五年(六二二),杜伏威入长安,留辅公祏镇守丹阳。次年辅公祏诈称接杜信函,令其起兵,又诈称唐扣留杜伏威,不能回江南,继而大修仪仗,储运兵粮。不久在丹阳称帝,建国号宋。八月辅公祏攻打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寿阳(今安徽寿县)。八月,高祖令李孝恭围讨辅公祏 ,李靖、李勣、黄君汉、张镇州、卢祖尚全都受他指挥, 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李孝恭李靖进兵丹阳,辅公祏弃城而走。后辅公祏被俘,送往丹阳后被杀。唐军分道攻辅公祏余部,辅公祏起兵被平定。[1] 
唐置大中正
武德七年(六二四)正月,唐朝依照北周、北齐旧制,在各州设置大中正一人,掌管州内各种人物情况以及品秩、族望等。大中正要以各州门望高的人担当,不是正式官职,没有官品等级和俸禄[1] 
白简羌、白狗羌附唐
武德六年(六二三)末,白简羌、白狗羌派遣使者到唐入贡,其风俗大致与党项相同,原来曾依附吐谷浑或党项,白简羌有精兵一万多人,勇猛善战。而白狗羌有兵千人。武德七年(六二四)正月,唐朝以白简羌、白狗羌地设置维(今四川理县北)、恭(今四川小金川西)二州。
唐高祖封朝鲜半岛三王
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高丽建武派使臣来唐,请唐颁赐历法。唐高祖派使前往,册封建武为辽东郡王、高丽王;百济扶余璋带方郡王,新罗王金真平为乐浪郡王。
张金树杀高开道降唐
割据北方的高开道见唐朝势力强大,本有投降之意,但自知有反覆之罪又不敢降。最后决定凭恃突厥做后盾,不再有投降之意。而高开道的部众都是山东人,思乡心切,都欲离去。高开道挑选勇猛善战的兵士数百人,作为假子,由张金树统领。刘黑闼的故将张君立也逃在高开道队伍中,与张金树密谋杀高开道。二人里应外合进攻高开道,高开道自知生命无法保全,先缢杀妻儿,再自杀而死。张金树又将高开道的假子全部杀死,于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遣使降唐。唐朝任命张金树为北燕州都督,以其地设置妫州
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杜伏威卒。辅公袥起事时,诈称得到杜伏威的命令。辅公袥被平定后,赵郡王李孝恭不知公袥阴谋,而将杜伏威给辅公袥伪信一事上奏朝廷。高祖下诏追除杜伏威名,籍没妻、子。太宗即位后,得知杜伏威的冤情,将其赦免,恢复他的官爵。[1] 
唐定官制
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唐政府初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下面是尚书省门下省中书省秘书省殿中省内侍省等六省。再下面是御史台太常、光禄、卫尉宗正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九寺,次将作监,次国子学,次天策上将府,再下是左右卫到左右领卫为十四卫。东宫设置三师、三少、詹事门下坊典书坊等两坊、家令寺率更寺仆寺等三寺及十率府。王、公设置府佐、国官,公主设置邑司,以上全为京城职事官,州、县、镇、戍的官职全为外职事官。文散官开府仪同三司将仕郎共二十八阶;武散官从骠骑大将军到戎副尉共三十一阶。勋官上柱国武骑尉为十二等。[1] 
辅公袥败死
武德六年(六二三)八月,辅公袥起兵后,攻打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寿阳(今安徽寿县)。唐军围攻辅公袥,李孝恭先后在枞阳(今安徽合肥市附近)、宣州(今安徽宣城)等地击败辅公袥,后又攻拔宣州附近的鹊头、梁山三镇,又在芜湖败辅公袥。安抚使任环拔扬子城,广陵城主龙龛降唐。辅公袥派其大将冯慧亮、陈当世率水师三万人驻屯博望山,陈正通、徐绍宗率步兵驻屯青林山,并连接铁锁切断长江通路。唐军水兵到达舒州(今安徽潜山),李世勣攻克寿阳进至硖石,冯慧亮等坚守不出,唐军切断其粮道,冯慧亮始出战。李孝恭以弱兵引诱冯军,而率领精兵布阵以待,结果冯慧亮大败。李孝恭、李靖乘胜追击,博望山、青林山的戍兵溃败,被杀死及淹死一万多人,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二十八日,李靖进兵丹阳。辅公袥率兵弃城而走,欲到会稽(今浙江绍兴)与左游仙会合。走至常州,辅公袥的将领吴骚企图抓获辅公袥,辅公袥发觉后,丢弃妻儿,仅带心腹十几人逃走,在武康被人攻击,辅公袥被俘,送往丹阳后被杀。唐军分道进击辅公袥部众,辅公袥起兵至此被平定。[1] 
唐颁行新律令
武德七年(六二四)四月,唐朝颁行新的律令,基本上沿袭开皇律令,仅比开皇时增加新格五十三条。[1] 
初定租庸调
武德七年(六二四)四月,唐初定均田租、庸、调法。规定:每个成丁、中男授田一顷,笃疾给田四十亩,寡妻妾给田三十亩,皆以其中的十分之二为永业田,十分之八为口分田。每个丁男一年交纳租粟二石,调随土地所出交纳,绫、绢、絁、布皆可。每岁服役二十天,不服役则收其佣(代役费),每天三尺。增加劳役十五天免其调;加三十天,租、调全免。若遇水旱虫霜等灾害,收成损失十分之四以上免租,损失十分之六以上免调,损失十分之七以上租役全免。政府又将百姓的赀财分为九等。并建立乡党制度,以百户为里,五里为乡,四家为邻,四邻为保。在城邑里设坊,乡村设村、食官禄的人不许与一般百姓争利;工商杂类,不许与士类为伍。规定年龄区别为:男女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岁为中,二十一岁为丁,六十岁为老。每年一造计帐,三年一造户籍。[1] 
杨文干起事
武德七年(六二四)六月,太子建成私自派自己的亲信、庆州(今甘肃庆阳)都督杨文干招募壮士送往都城。高祖将幸仁智宫(今陕西宜春)避暑,建成使元吉暗算秦王世民,并派尔朱焕、桥公山送盔甲与杨文干。尔朱焕、桥公山二人行至豳州,揭发此事,告太子纵容杨文干起兵。李渊震怒,招杨文干入见。杨文干知事情败露,遂拥兵造反,攻占宁州(今甘肃宁县)。高祖先派左武卫将军钱九陇灵州都督杨师道镇压,后又命李世民亲率大军到宁州平叛。七月初五日,杨文干被部将杀死,传首长安[1] 
唐高祖欲迁都
有人对高祖讲:“突厥之所以进攻关中地区,是因为财富和人口都集中在长安,如果将长安焚毁而不再为都,突厥的进攻自会停止。”高祖以为然,便派遣中书侍郎宇文士及到樊、邓(今属河南)一带寻找可以建都的地方,欲将都城迁徙,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及裴寂都赞成这一决定。萧瑀等人虽然不赞成,但也不敢进谏,只有李世民不同意迁都,并且极力劝谏,最后李渊打消了迁都的想法。[1] 
颉利突利发兵攻唐
武德七年(六二四)八月,突厥进犯原州(今宁夏固原)、忻州(今山西忻县)、并州等地,震动关中,京都长安戒严。接着又进攻绥州(今陕西绥德),被刺史刘大俱击退。此次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率全部军队进犯中原,秦王李世民率兵前去抵抗。当时关中已下了许多天雨,粮道受阻,将士疲惫,武器受雨,朝廷上下及军队中都很忧虑。在豳州(今陕西彬县)五陇阪,双方布阵,李世民独骑到突厥阵前,先责备颉利同意和亲而今又违约,又上前谓突利,说:“你过去与我结盟,言明有急相救,今乃引兵相向,何无手足之情!”以离间二可汗的关系。同时又趁雨夜袭击突厥,并派使臣前去劝说突利,致使颉利欲战,而突利不同意,最后颉利不得不派突利与其夹毕特勒阿史那思摩来见李世民,请求和亲,李世民答应,并与突利结为兄弟。突厥在与唐结盟后撤兵。[1] 

624年资治通鉴记载

编辑
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下武德七年(甲申,公元六二四年)
春,正月,依周、齐旧制,每州置大中正一人,掌知州内人物,品量望第,以本州门望高者领之,无品秩。
壬午,赵郡王孝恭击辅公祏别将于枞阳,破之。
庚寅,邹州人邓同颖杀刺史李士衡反。
丙申,以白狗等羌地置维、恭二州。
二月,辛丑,辅公祏遣兵围猷州刺史左难当婴城自守。安抚使李大亮引兵击公祏,破之。赵郡王孝恭攻公祏鹊头镇,拔之。
丁未,高丽王建武遣使来请班历。遣使册建武为辽东郡王、高丽王;以百济王夫馀璋为带方郡王,新罗王金真平为乐浪郡王。
始州獠反,遣行台仆射窦轨讨之。
己酉,诏:“诸州有明一经以上未仕者,咸以名闻;州县及乡皆置学。”
壬子,行军副总管权文诞破辅公祏之党于猷州,拔其枚洄等四镇。
丁巳,上幸国子学,释奠;诏诸王公子弟各就学。
戊午,改大总管为大都督府
己未,高开道将张金树杀开道来降。开道见天下皆定,欲降,自以数反覆,不敢;且恃突厥之众,遂无降意。其将卒皆山东人,思乡里,咸有离心。开道选勇敢士数百,谓之假子,常直阁内,使金树领之。故刘黑闼将张君立亡在开道所,与金树密谋取开道。金树遣其党数人入阁内,与假子游戏,向夕,潜断其弓弦,藏刀槊于床下,合暝,抱之趋出,金树帅其党大噪,攻开道阁,假子将御之,而弓弦皆绝,刀槊已失,争出降;君立亦举火于外与相应,内外惶扰。开道知不免,乃擐甲持兵坐堂上,与妻妾奏乐酣饮,众惮其勇,不敢逼。天且明,开道缢妻妾及诸子,乃自杀。金树陈兵,悉收假子斩之,并杀君立,死者五百馀人。遣使来降,诏以其地置妫州。壬戌,以金树为北燕州都督。
戊辰,洋、集二州獠反,陷隆州晋城。
是月,太保吴王杜伏威薨。辅公祏之反也,诈称伏威之命以绐其众。及公祏平,赵郡王孝恭不知其诈,以状闻;诏追除伏威名,籍没其妻子。及太宗即位,知其冤,赦之,复其官爵。
三月,初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次尚书、门下、中书、秘书、殿中、内侍为六省,次御史台,次太常太府九寺,次将作监,次国子学,次天策上将府,次左、右卫至左、右领卫为十四卫;东宫置三师、三少、詹事及两坊、三寺、十率府;王、公置府佐、国官,公主置邑司,并为京职事官。州、县、镇、戌为外职事官。自开府议同三司将仕郎二十八队,为文散官骠骑大将军陪戎副尉三十一阶,为武散官;上柱国武骑尉十二等,为勋官
丙戌,赵郡王孝恭破辅公祏芜湖,拔梁山等三镇。辛卯,安抚使任瑰拔扬子城,广陵城主龙龛降。
丁酉,突厥寇原州。
戊戌,赵郡王孝恭克丹杨。
先是,辅公祏遣其将冯慧亮、陈当世将舟师三万屯博望山,陈正通、徐绍宗将步骑二万屯青林山,仍于梁山连铁锁以断江路,筑却月城,延袤十馀里,又结垒江西以拒官军。孝恭与李靖帅舟师次舒州,李世勣帅步卒一万渡淮,拔寿阳,次硖石。慧亮等坚壁不战,孝恭遣奇兵绝其粮道,慧亮等军乏食,夜,遣兵薄孝恭营,孝恭安卧不动。孝恭集诸将议军事,皆曰:“慧亮等拥强兵,据水陆之险,攻之不可猝拔,不如直指丹杨,掩其巢穴。丹杨既溃,慧亮等自降矣!”孝恭将从其议,李靖曰:“公祏精兵虽在此水陆二军,然后自将亦为不少,今博望诸栅尚不能拔,公祏保据石头,岂易取哉!进攻丹杨,旬月不下,慧亮等蹑吾后,腹背受敌,此危道也。慧亮、正通皆百战馀贼,其心非不欲战,正以公祏立计使之持重,欲以老我师耳。我今攻其城以挑之,一举可破也!”孝恭然之,使羸兵先攻贼垒而勒精兵结陈以待之。攻垒者不胜而走,贼出兵追之,行数里,遇大军,与战,大破之。阚稜免胄贼众曰:“汝曹不识我邪?何敢来与我战!”贼众多稜故部曲,皆无斗志,或有拜者,由是遂败。孝恭、靖乘胜逐北,转战百馀里,博山、青林两戍皆溃,慧亮、正通等遁归,杀伤及溺死者万馀人。李靖兵先至丹杨,公祏大惧,拥兵数万,弃城东走,欲就左游仙于会稽,李世勣追之。公祏至句容,从兵能属者才五百人,夜,宿常州,其将吴骚等谋执之。公祏觉之,弃妻子,独将腹心数十人,斩关走。至武康,为野人所攻,西门君仪战死。执公祏,送丹杨枭首,分捕馀党,悉诛之,江南皆平。[2] 
己亥,以孝恭为东南道行台右仆射,李靖为兵部尚书。顷之,废行台,以孝恭为杨州大都督,靖为府长史。上深美靖功,曰:“靖,萧、辅之膏肓也。”
阚稜功多,颇自矜伐。公祏诬稜与己通谋。会赵郡王孝恭籍没贼党田宅,稜及杜伏威王雄诞田宅在贼境者,孝恭并籍没之;稜自诉理,忤孝恭,孝恭怒,以谋反诛之。
夏,四月,庚子朔,赦天下。
是日,颁新律令,比开皇旧制增新格五十三条。
初定均田租、庸、调法:丁、中之民,给田一顷,笃疾减什之六,寡妻妾减七;皆以什之二为世业,八为口分。每丁岁入租粟二石。调随土地所宜,绫、绢、絁、布。岁役二旬;不役则收其佣,日三尺;有事而加役者,旬有五日,免其调;三旬,租、调俱免。水旱虫霜为灾,什损四以上免租,损六以上免调,损七已上课役俱免。凡民赀业分九等。百户为里,五里为乡,四家为邻,四邻为保。在城邑者为坊,田野者为村。食禄之家,无得与民争利;工商杂类,无预士伍。男女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为中,二十为丁,六十为老。岁造计帐,三年造户籍。
丁未,党项寇松州。
庚申,通事舍人李凤起击万州反獠,平之。
五月,辛未,突厥寇朔州
甲戌,羌与吐谷浑同寇松州。遣益州行台左仆射窦轨翼州道,扶州刺史蒋善合自芳州道击之。
丙戌,作仁智宫于宜君。
丁亥,窦轨破反獠于方山,俘二万馀口。[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