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年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00:30:03
编辑 锁定
647年是指中国纪年647年,唐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贞观二十一年。
中文名
647年
中国纪年
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贞观二十一年
历史大事
太宗哭高士廉
通鉴记载
高丽王使其子莫离支任武入谢罪

647年历史大事

编辑
太宗哭高士廉
正月,开府仪同三司、申文献公高士廉病逝。高士廉是唐太宗皇后长孙氏(文德皇后)的舅舅,故太宗曾专到他的府第看望。及高士廉死,太宗又出兴安门哭吊。长孙无忌中道伏卧,拼命劝阻,太宗才回东苑,仍南望而哭,涕如雨下。高士廉灵柩出城归葬,唐太宗又登长安故城西北楼,目送痛哭。
回纥等部请开参天可汗道
贞观二十一年(六四七)正月,诏以敕勒诸部为州府,回纥部为瀚海府,仆骨金微底,拔野古幽陵府,多滥葛燕然府,同罗龟林府,思结卢山府,浑、斛薛奚结、阿跌、契苾、思结别部、白霄等并为州。各部落的酋长领袖被拜为都督刺史,受赐金银缯帛、锦袍等物。敕勒各部的首领遂请求在回纥以南、突厥以北开设一道,称作“参天可汗道”,置六十八驿,各驿站备有马匹酒肉供使节食用。唐太宗准许他们的要求,于是北荒悉平。
太宗议再击高丽
二月,唐太宗招集群臣商议再击高丽。朝议以为不可。太宗乃听从大家的意见派遣偏师骚扰高丽国民耕种。次月,牛进达、李海岸、李勣等唐将分兵由海陆进攻高丽,无功而返。又派牛进达海路到高丽,攻克一百多座城。
李素立为燕然都护
四月,唐朝设置燕然都护府,统瀚海等六都督、皋兰等七州,以李素立为燕然都护。素立安抚夷狄,待之以恩信,夷狄非常爱戴他。
王波利造船攻高丽
七月,唐太宗命令宋州刺史王波利征发江南十二个州的民工营造数百艘战船,规模巨大,用以远征高丽。
骨利干入贡
八月,属于铁勒部落的骨利干派出使节向唐朝进质。唐太宗诏令以骨利干为玄阙州,拜其俟斤玄阙州刺史
突厥车鼻可汗向唐朝入贡
十一月,突厥斛勃(即车鼻可汗)派遣使节向唐太宗入贡。车鼻可汗曾击败过强大的薛延陀,建牙于金山(今阿尔泰山)以北,自称乙注车鼻可汗,拥兵三万余人。这次,他派儿子沙钵罗特勒到中国,与唐朝交好。
西赵酋长赵磨内附
冬月,位于东谢南面的酋长国西赵首领赵磨率领部下一万多户民众内附于唐朝。唐政府以其地为明州
译《老子》为梵文
李义表自西域还,奏称东天竺童子王所未有佛法,而外道宗盛,义表乃告以中国未有佛法以前已有圣人(指老子)说道。童子王请译为梵言。太宗乃命玄奘法师与道士蔡晃、成英等共三十余人集于五通观翻译《老子》五千言为梵文。奘与晃、英等颇多争论。
唐发兵攻龟兹
十二月,唐借口龟兹侵掠邻国,太宗命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郭孝恪等率大军
唐太宗与诸臣及戒日王
唐太宗与诸臣及戒日王 (5张)
攻击龟兹。贞观二十二年九月,阿史那社尔率军破处月、处密二部,令其百姓降唐。十月,阿史那社尔率军从焉耆西面进于龟兹北部边境,焉耆王薛婆阿那支弃城逃向龟兹,阿史那社尔追击并斩杀之,立先那准为焉耆王。龟兹守将纷纷弃城逃跑,龟兹国王诃利布失毕带领五万军队抵抗,被唐军击败。十二月,阿史那社尔攻克龟兹国王据守的都城,由郭孝恪驻守。诃利布失毕逃走,并占据拨换城。闰十二月,阿史那社尔攻破拨换城,俘虏龟兹国王诃利布失毕。后龟兹军又引西突厥军队袭击龟兹都城,唐军守将郭孝恪阵亡,唐军仍奋战击退西突厥、龟兹联军。阿史那社尔后又攻破5座大城,七百多座城归附唐朝,得几万人。阿史那社尔立龟兹王弟叶护为王,勒石记功而归。
印度戒日王去世
公元647年,戒日王恒河溺水而亡,没有留下子嗣。靠武力维持的庞大帝国很快土崩瓦解了。古代印度从未有中央集权的观念和传统,而戒日王征战打下的帝国,实际上也近似于众多封建王公组成的联盟,戒日王只是担当盟主的角色。此后印度历史进入了长达五百多年的无序状态,直到12世纪末信仰伊斯兰教阿富汗封建主入侵,德里苏丹国建立以后才得重新统一。总的来说,戒日王虽然对印度政治统一的进程贡献不大,但在文化统一方面则影响甚大。
戒日王是特定的历史环境造就的英雄。他的帝国仅仅延续了三十多年,但在这短暂的时期中,他使五印度统一,他大兴文化事业,产生出以波纳为代表的一代文豪,他促进了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使那烂陀寺名扬四海。应该说,戒日王是个有作为的君主,他的统治时期是印度历史上的一个光辉的时代。

647年通鉴记载

编辑
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下之上贞观二十一年
春,正月,开府仪同三司申文献公高士廉疾笃;辛卯,上幸其第,流涕与诀;壬辰,薨。上将往哭之,房玄龄以上疾新愈,固谏,上曰:“高公非徒君臣,兼以故旧姻戚,岂得闻其丧不往哭乎?公勿复言!”帅左右自兴安门出。长孙无忌在士廉丧所,闻上将至,辍哭,迎谏于马首曰:“陛下饵金石,于方不得临丧,奈何不为宗庙苍生自重!且臣舅临终遗言,深不欲以北首、夷衾,辄屈銮驾。”上不听。无忌中道伏卧,流涕固谏,上乃还入东苑,南望而哭,涕下如雨。及柩出横桥,上登长安故城西北楼,望之恸哭。
丙申,诏以回纥部为瀚海府,仆骨为金微府,多滥葛为燕然府,拔野古为幽陵府,同罗为龟林府,思结为卢山府,浑为皋兰州,斛薛为高阙州,奚结为鸡鹿州,阿跌为鸡田州,契苾为榆溪州,思结别部为蹛林州,白?为置颜州;各以其酋长为都督、刺史,各赐金银缯帛及锦袍。敕勒大喜,捧戴欢呼拜舞,宛转尘中。及还,上御天成殿宴,设十部乐而遣之。诸酋长奏称:“臣等既为唐民,往来天至尊所,如诣父母,请于回纥以南、突厥以北开一道,谓之参天可汗道,置六十八驿,各有马及酒肉以供过使,岁贡貂皮以充租赋,仍请能属文人,使为表疏。”上皆许之。于是北荒悉平,然回纥吐迷度已私自称可汗,官号皆如突厥故事。
丁酉,诏以明年仲春有事泰山,禅社首;馀并依十五年议。
二月,丁丑,太子释奠于国学。
上将复伐高丽,朝议以为:“高丽依山为城,攻之不可猝拔。前大驾亲征,国人不得耕种,所克之城,悉收其谷,继以旱灾,民太半乏食。今若数遣偏师,更迭扰其疆场,使彼疲于奔命,释耒入堡,数年之间,千里萧条,则人心自离,鸭绿之北,可不战而取矣。”上从之。三月,以左武卫大将军牛进达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候将军李海岸副之,发兵万馀人,乘楼船自莱州泛海而入。又以太子詹事李世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卫将军孙贰朗等副之,将兵三千人,因营州都督府兵自新城道入。两军皆选习水善战者配之。
辛卯,上曰:“朕于戎、狄所以能取古人所不能取,臣古人所不能臣者,皆顺众人之所欲故也。昔禹帅九州之民,凿山槎木,疏百川注之海,其劳甚矣,而民不怨者,因人之心,顺地之势,与民同利故也。”
是月,上得风疾,苦京师盛暑,夏,四月,乙丑,命修终南山太和废宫为翠微宫。
丙寅,置燕然都护府,统瀚海等六都督、皋兰等七州,以扬州都督府司马李素立为之。素立抚以恩信,夷落怀之,共率马牛为献;素立唯受其酒一杯,馀悉还之。
五月,戊子,上幸翠微宫。冀州进士张昌龄献《翠微宫颂》,上爱其文,命于通事舍人里供奉。
初,昌龄与进士王公治皆善属文,名振京师,考功员外郎王师旦知贡举,黜之,举朝莫晓其故。及奏第,上怪无二人名,诘之。师旦对曰:“二人虽有辞华,然其体轻薄,终不成令器。若置之高第,恐后进效之,伤陛下雅道。”上善其言。
壬辰,诏百司依旧启事皇太子。
庚辰,上御翠微殿,问侍臣曰:“自古帝王虽平定中夏,不能服戎、狄。朕才不逮古人而成功过之,自不谕其故,诸公各率意以实言之。”群臣皆称:“陛下功德如天地,万物不得而名言。”上曰:“不然。朕所以能及此者,止由五事耳。自古帝王多疾胜己者,朕见人之善,若己有之。人之行能,不能兼备,朕常弃其所短,取其所长。人主往往进贤则欲置诸怀,退不肖则欲推诸壑,朕见贤者则敬之,不肖者则怜之,贤不肖各得其所。人主多恶正直,阴诛显戮,无代无之,朕践祚以来,正直之士,比肩于朝,未尝黜责一人。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此五者,朕所以成今日之功也。”顾谓褚遂良曰:“公尝为史官,如朕言,得其实乎?”对曰:“陛下盛德不可胜载,独以此五者自与,盖谦谦之志耳。”
李世勣军既渡辽,历南苏等数城,高丽多背城拒战,世勣击破其兵,焚其罗郭而还。
六月,癸亥,以司徒长孙无忌领扬州都督,实不之任。
丁丑,诏以“隋末丧乱,边民多为戎、狄所掠,今铁勒归化,宜遣使诣燕然等州,与都督相知,访求没落之人,赎以货财,给粮递还本贯;其室韦、乌罗护、靺鞨三部人为薛延陀所掠者,亦令赎还。”
癸未,以司农卿李纬为户部尚书。时房玄龄留守京师,有自京师来者,上问:“玄龄何言?”对曰:“玄龄闻李纬拜尚书,但云李纬美髭鬓。”帝遽改除纬洛州刺史。
秋,七月,牛进达、李海岸入高丽境,凡百馀战,无不捷。攻石城,拔之。进至积利城下,高丽兵万馀人出战,海岸击破之,斩首二千级。
上以翠微宫险隘,不能容百官,庚子,诏更营玉华宫于宜春之凤皇谷。庚戌,车驾还宫。
八月,壬戌,诏以薛延陀新降,土功屡兴,加以河北水灾,停明年封禅。
辛未,骨利干遣使入贡;丙戌,以骨利干为玄阙州,拜其俟斤为刺史。骨利干于铁勒诸部为最远,昼长夜短,日没后,天色正曛,煮羊脾适熟,日已复出矣。
己丑,齐州人段志冲上封事,请上致政于皇太子;太子闻之,忧形于色,发言流涕。长孙无忌等请诛志冲。上手诏曰:“五岳陵霄,四海亘地,纳污藏疾,无损高深。志冲欲以匹夫解位天子,朕若有罪,是其直也;若其无罪,是其狂也。譬如尺雾障天,不亏于大;寸云点日,何损于明!”
丁酉,立皇子明为曹王。明母杨氏,巢剌王之妃也,有宠于上;文德皇后之崩也,欲立为皇后。魏征谏曰:“陛下方比德唐、虞,奈何以辰嬴自累!”乃止。寻以明继元吉后。
戊戌,敕宋州刺史王波利等发江南十二州工人造大船数百艘,欲以征高丽。
冬,十月,庚辰,奴剌啜匐俟友帅其所部万馀人内附。
十一月,突厥车鼻可汗遣使入贡。车鼻名斛勃,本突厥同族,世为小可汗。颉利之败,突厥馀众欲奉以为大可汗,时薛延陀方强,车鼻不敢当,帅其众归之。或说薛延陀:“车鼻贵种,有勇略,为众所附,恐为后患,不如杀之。”车鼻知之,逃去。薛延陀遣数千骑追之,车鼻勒兵与战,大破之,乃建牙于金山之北,自称乙注车鼻可汗,突厥馀众稍稍归之,数年间胜兵三万人,时出抄掠薛延陀。及薛延陀败,车鼻势益张,遣其子沙钵罗特勒入见,又请身自入朝。诏遣将军郭广敬征之。车鼻特为好言,初无来意,竟不至。
癸卯,徙顺阳王泰为濮王。
壬子,上疾愈,三日一视朝。
十二月,壬申,西赵酋长赵磨帅万馀户内附,以其地为明州。
龟兹王伐叠卒,弟诃黎布失毕立,浸失臣礼,侵渔邻国。上怒,戍寅,诏使持节、昆丘道行军大总管、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副大总管、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安西都护郭孝恪等将兵击之,仍命铁勒十三州、突厥、吐蕃、吐谷浑连兵进讨。
高丽王使其子莫离支任武入谢罪,上许之。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年表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