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1 03:29:0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作品。此词被《本事词》定为艳词,上片以幻想开篇,把陈华山内夫人幻化成妆饰华贵的仙女形象,下片叙述世俗男女之间的情事,表达了作者对陈华山内夫人的仰慕之情。
作品名称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
作品别名
《瑞鹤仙·彩云栖翡翠》
创作年代
南宋
作品出处
《全宋词》
文学体裁
作    者
吴文英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作品原文

编辑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
彩云栖翡翠。听凤笙吹下,飞軿天际。晴霞剪轻袂。淡春姿雪态,寒梅清泚。东皇有意。旋安排、阑干十二。早不知、为雨为云①,尽日建章门闭。
堪比。红绡纤素,紫燕轻盈②,内家标致。游仙旧事。星斗下,夜香里。□华峰□□③,纸屏横幅,春色长供午睡。更醉乘、玉井秋风,采花弄水。[1]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作品校注

编辑
①为雨为云:一本作“为云为雨”。
②紫燕轻盈:一本此句无“燕”字。
③华峰:一本此句前后无空格。[2]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作品鉴赏

编辑
《瑞鹤仙》,《清真集》、《梦窗词集》并入“高平调”,但各家句豆出入颇多。全词一百二字,前片十句七仄韵,后片十二句六仄韵。上片第二句及下片第八句为上一、下四句式。陈华山内夫人,据《教坊录》:伎女入宜春巷者称内人,“华山”或其人名。
“彩云”六句,描述伎女服饰、形态。言此女像一位仙女从天际驾着华丽的仙车,在笙箫的伴奏下瞬间就来到了词人的眼前。只见她的云鬓上缀饰着翡翠饰物,身上穿着彩霞般迎风飘舞的艳装,将她平常打扮的像寒梅白雪一般的清淡素妆冲得一干二净。“軿”,即衣车。《后汉书·舆服志》说:“太皇太后、皇太后非法驾则乘紫軿车。”词人以幻想开篇,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将平素仰慕的一位原本生活清苦的伎女幻化成妆饰华贵的仙女形象。“东皇”五句,直叙她的日常生活。“东皇”,系道教神名,《楚辞·九歌》首篇《东皇太一》注:“太一,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东,以配东帝,故云东皇。”《汉书·郊祀志》说:“天神贵者太一, 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南郊。”“阑干”,即栏干。这指重门深院之中。“雨云”,即云雨。这里泛指世俗中的男欢女爱的情事。“建章”,汉宫殿名。《三辅黄图》言:“武帝太初元年,柏梁殿灾,粤巫勇之曰:‘粤俗有火灾,即复起大屋以厌胜之’。帝于是作建章宫,度为千门万户,宫在未央宫西,长安城外。”这里是将妓院喻作重门深闭与世隔绝的皇宫。五句意谓,伎女貌似天仙,而大好的青春年华却被种种陈规陋习无情地束缚在深院之中。她只能终日里深居简出,早已不知道人世间那些男欢女爱的情事了。上片全写伎女
下片以“堪比”领起过渡,转而叙述与伎女的清苦生活形成强烈反差的世俗男女之间的情事。这在以理学盛行于世的宋朝,其词也可算是反潮流。“红绡”三句,刻画宫内那些标致的宫女们。她们穿红着绿,像燕子般的轻盈地穿行在宫中各处。“游仙”三句。梦窗以唐张鷟游仙窟》传奇作比,言自己对于曾游“仙境”与“仙女”们(即词人所钟爱的女子)在星光闪烁的花丛边,卿卿我我两情浓蜜的欢情久不能忘。一“旧”字,点出回忆之甜蜜。“华峰”二句。“华峰”句缺三字,与下两句联系起来看,似写伎女陈华山内夫人也。以“华峰”拟“道女陈华山”;“纸屏横幅”,词人即兴所书之词也。此处是说:我今天来到了这里(即华峰),就即兴挥毫写下了这首《瑞鹤仙》。“春色”句,赞她秀色可餐,皎美的容貌常入词人午梦之中。“更醉乘”两句作结,亦真亦幻,言自己曾与她相见。“玉井”,星名。即参星下的四个小星。庾信《柴烈李夫人墓志铭》中有:“星凋玉井,月捐金波”句可证之。此言词人醉中飘然,似幻似真的在星光下秋风中与她如翩翩双蝶自由自在地采花戏水。结句显出词人对伎女陈华山内夫人的爱慕之心。[2]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作者简介

编辑
吴文英,宋代词人。字君特,号梦窗,晚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一生未第,游幕终身。绍定(宋理宗年号,1228—1233)中入苏州仓幕。曾任吴濳浙东安抚使幕僚,复为荣王府门客。出入贾似道、史宅之(史弥远之子)之门。知音律,能自度曲。词名极重,以绵丽为尚,思深语丽,多从李贺诗中来。有《梦窗甲乙丙丁稿》传世。[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