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29 09:10:2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作品。此词紧紧围绕作者的爱情纠葛,描述作者触景生情,回忆旧事,全词叙事、用典、议论并用,抒发了作者思念苏姬的一腔深情。
作品名称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
作品别名
《满江红·结束萧仙》
创作年代
南宋
作品出处
《全宋词》
文学体裁
作    者
吴文英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作品原文

编辑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
结束萧仙①,啸梁鬼,依还未灭。荒城外、无聊闲看,野烟一抹。梅子未黄愁夜雨,榴花不见簪秋雪。又重罗②、红字写香词,年时节。
帘底事, 凭燕说。合欢缕,双条脱。自香消红臂,旧情都别。湘水离魂菰叶怨,扬州无梦铜华阙。倩卧箫、吹裂晚天云,看新月。[1]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作品校注

编辑
①束:一本作“络”。
②重:一本作“金”。[2]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作品鉴赏

编辑
“甲辰”,公元1244年(宋理宗嘉熙四年),时吴文英已在苏州留居了十余年。“盘门”,即苏州盘门。“重午”,即五月五日端午节。甲辰岁苏姬已离去,梦窗为追踪苏姬留于苏州。梦窗另有两首“重午词”:《隔浦莲近·泊长桥过重午》、《澡兰香·淮安重午》,可与这首词互相参看,都为怀妾之词。
“结束”两句,化用萧史、弄玉故事。言词人与苏州去妾似萧史、弄玉那样的夫唱妇随的和谐生活已经消逝,然而当年两人在这寓所中的吹箫声,似乎还象鬼影般的在梁间缭绕。“荒城外”两句,言自己孤身一人留在“盘门外寓居”过重午节,更觉凄凉无聊,所以看室外城郊景色也倍感荒芜,只有一抹野烟点缀风景。“梅子”两句,词人在《澡兰香·淮安重午》中有“曾写榴裙”、“暗雨梅黄”之句;又在《隔浦莲近·泊长桥过重午》中写道“榴花依旧照眼”。可见梅雨淅沥,石榴花红本都是农历五月间的自然景色。现在词人却因时生感:梅子未熟,惟有绵绵细雨愁煞人;室外不见石榴花, 更使他愁上加愁鬓发添白。这儿的“榴花”,与《澡兰香》中的“榴裙”同一意思,都是借代去妾。“又重罗”两句,词人既在以前重午节写过怀念去妾的词,所以这儿就说又到了“重罗红字写香词”的“年时节”了。上片触景生情,有感而发。
下片以怀念旧事开始,复归现实作结。“帘底事”四句,言从前与去妾住在这寓居中,大小家务全凭爱妾作主,当年两个人情深意浓好得简直象那雌雄衣衫、连环手镯一般如胶如漆。“燕”,在《梦窗词》中多指人, 如《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门隔花深梦旧游,夕阳无语燕归愁”;《三姝媚·过都城旧居有感》“犹是曾巢,谢堂双燕”;《夜合花·自鹤江入京泊葑门外有感》“似西湖燕去,吴馆巢荒”;《唐多令·惜别》“燕辞归、客尚淹留”。词人在《绛都春·南楼坠燕》一词中即在词序中点出“燕亡久矣”,又在词中写道“南楼坠燕”,以石崇爱妾绿珠坠楼殉情的典故指实杭州的亡妾并非病故。因此,在这首词中,此一“燕”字,也为借指去妾无疑。“自香消”两句,词人《澡兰香》词有“伤心红绡褪萼”句。 陈洵《海绡说词》说:“褪萼见人事皆非。”词人在《隔浦莲近》中说:“愁褪红丝腕”、“人散,红衣香在南岸”。可见此词也是说:苏妾离他而去之后,过去两人间的情意从此断绝。“湘水”两句,词人怀旧之心未断,故有此叹。“湘水离魂”是以屈原徘徊汩罗江边,发出孤独的哀叹,喻己之孤单;“扬州无梦”又化用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诗句,言自己虽念旧情,然“扬州梦”难续,圆镜终破裂难合。“铜华”,即镜子。“倩卧箫”两句,归于现实,并充满希望。词人卧吹洞箫,企盼用箫音吹散这夜晚天上的愁云,以看到新月的出现。农历五月初五的月亮可称“新月”。词人以“新月”代替希望中的光明,这是说他仍旧是对苏妾抱有期盼。[2] 

满江红·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作者简介

编辑
吴文英,宋代词人。字君特,号梦窗,晚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一生未第,游幕终身。绍定(宋理宗年号,1228—1233)中入苏州仓幕。曾任吴濳浙东安抚使幕僚,复为荣王府门客。出入贾似道、史宅之(史弥远之子)之门。知音律,能自度曲。词名极重,以绵丽为尚,思深语丽,多从李贺诗中来。有《梦窗甲乙丙丁稿》传世。[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