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猪山

编辑:失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0 03:11:2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肥猪山,位于安临站西部,山套村北部,因形如肥猪,故名肥猪山。
中文名
肥猪山
位    于
安临站西部
走    向
南北
面    积
约3平方公里

肥猪山简介

编辑
山脉呈南北走向,南北宽1.35公里,东西长2.25公里,面积约3平方公里。基岩为石灰岩。上有“黄顶”“二顶”“小南山顶”等峰,主峰黄顶海拔427.6米。光绪十七年(1891年)《肥城县志》载:“肥猪山在城南50里,四面悬崖,势如刀削,东偏稍北有石窟名风谷洞,能容数百人。循崖南行三里,有仙人洞,深不测。”1952年地形普查时,黄顶置木制三脚架,做为观察点,现无存。黄顶用红漆书写“427(Ⅱ)肥猪(柱)山,陕测局一九八二、七、二十”。
肥猪山卫星鸟瞰图 肥猪山卫星鸟瞰图

肥猪山主要地形

编辑

肥猪山万便桥

位于肥猪山西侧稍北山脚下,大董庄以西。建于清雍正年间,由大董庄“妈妈社”集
  资兴建。原为石墩木板桥,由于山洪冲击,时毁时修。1742年(清乾隆七年),大董庄会首董克瑞联合西陆房、上庄、下庄村、牛家庄等会首,协议集资重建。1797年(清嘉庆二年),大董庄村董朝邑牵头再次重建,桥体为石砌拱型独孔桥,孔径4.5米。桥长27.8米,宽7.2米,高16.3米。桥两侧各立石柱9根,横有条石为栏。当时为县内唯一的大桥。该桥地处东西之要冲,为泰安、平阴、东平、东阿等县来往必经之路,故名“万便桥”。又因沟深、桥高,称“阎王桥”。

肥猪山风谷洞

位于肥猪山东侧,洞高4米,宽3米,深6米,可容数百人。洞顶有孔,直望蓝天。

肥猪山仙人洞

位于肥猪山东侧偏南悬崖之上,洞口高2米,宽1米,呈纺垂形。进洞渐宽,3米处靠北有一石炕,能容1人躺下。过炕变窄,须侧身而进。洞道稍下斜,渐有宽广处,约40平方米,前行偏南有约25平方米的宽广处。至此洞深8~9米,伸手不见五指,时有蝙蝠飞起。洞下偏南有练船橛和林庄机井,“龙井一号”“龙井二号”、幸福水池。

肥猪山矿藏

编辑
紫色页岩 肥猪山有紫色页岩出露,但陶山、肥猪山均在规划禁采区或公路沿线,不能设置矿权。我市紫色页岩没有开展地质工作,有待进行调查评价。[1] 
紫色页岩矿石呈紫红色,砖红色,页片状矿物成分为元母砂质页岩,粉砂质页岩,化学成分Si02:55.62%,Al2O3:17.64%,Fe2O3:9.61%,K2O:5.40%,Na2O:0.48%,MnO:0.05%,P2O5:0.12%,TiO2:1.00%,CaO:1.11%,MgO:3.73%。

肥猪山历史意义

编辑
陆房战斗---肥猪山防御战[2] 
1939年5月初,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得知来山东的八路军就是在平型关重创侵华日军精锐坂垣师团的一一五师后,恨得咬牙切齿,调集济南、泰安、肥城、东平、汶上、兖州、宁阳等17个城镇的日军8000余人,配属汽车100余辆、各种火炮100余门,分九路向泰肥山区合围,企图歼灭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日军首先在临近各县集中兵力,对泰西的边缘地带进行“扫荡”,驱逐八路军外围部队。随后在宁阳、东平、东阿、肥城等县增兵,并抢修公路。实施部队机动,各路同时向泰肥山区推进。
  为了粉碎日军铁壁合围阴谋,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部命令活动在汶上、东平的东汶支队向东南转移,钳制、骚扰敌人,冀鲁边七团在宁阳一带钳制敌人并相机向津浦路东转移,师教导队掩护师卫生部在北集坡,跨过津浦路转移到沂水县山东分局驻地。
肥猪山地形图 肥猪山地形图
5月11日凌晨,我一一五师部队在牛家庄遭到日军炮火阻击,被迫向陆房撤退。陆房地区四面环山,纵横十余里,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部、第六八六团、中共鲁西区委、中共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共3000余人未及转移到外线,被日军包围在陆房周围方圆不足10平方公里的狭小盆地中。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和严峻的形势,陈光迅速布置兵力,六八六团一营占领肥猪山中南部及岈山西部,二营占领黄土岭村、肥猪山北部,津浦支队占领凤凰山,并命令各部首长保卫师部和区党委机关,坚守阵地,待机突围。
  日军借助猛烈的炮火向肥猪山、岈山、凤凰山、黄土岭等高地发起全线进攻,战斗异常激烈,硝烟弥漫在整个陆房山区。日军指挥官见岈山是个难啃的硬骨头,便调遣兵力,转攻我另一阵地。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日军从山脚疯狂地朝肥猪山包抄上来,一时间,炮声隆隆、枪声阵阵,肥猪山上硝烟翻滚、土石横飞。
  日军进攻了一上午,没有一点进展。中午,便改变战法,由轮番进攻改为集团冲锋。敌人集中所有火炮,在山脚下、从四面八方向岈山、肥猪山前沿阵地、山顶上急速发射炮弹,。令敌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守桥的一个战斗小组早在桥东埋设了一捆手榴弹,敌人一踏上桥头,就被炸死10多个。敌人不甘心失败,再次轮番冲向桥头。我坚守在那里的战斗小组只剩下一名战士,但始终没让敌人前进一步。随即,各连猛烈反击,刚才还处于沉默之中的群山,顷刻间变成了一座愤怒的火山。数十挺机枪喷射着火舌吐向敌群,成群的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响。各阵地上都已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伤亡逐渐增多,弹药越来越少,敌人的进攻却此起彼伏,一波接着一波。
  初夏的中午,阳光照在光溜溜的山顶上,已经有些炙人了,加上战火的熏烤,战士们忍不住口渴饥饿的袭击,只好利用战斗间隙,找一些绿色的野草解渴充饥。陆房部分村庄的老百姓,听到枪炮声渐渐稀落下去,便纷纷从家中拿来水和干粮,不顾生命危险送到前线。老百姓的支援大大鼓舞了部队的战斗士气。
  下午2时,敌人冲过岈山、九山主力部队的火力封锁,疯狂地向师直警卫连守卫的蛤蟆山扑来,并对蛤蟆山实施轮番进攻。为了支援这里,师直属队的部分持枪人员也赶来投入了战斗。他们紧密配合,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轮番进攻,没有让敌人踏进我阵地一步。
  下午3时多,安临站方向的敌军突破了我军防线,向陆房逼近。敌人的子弹飞过我战斗人员隐蔽地的上空,打得树叶哗哗作响,日军越来越近,调兵阻击已经来不及了,陈光果断地命令:“骑兵速出击”。几十名驰骋战场屡建奇功的英雄战士纵身上马,箭一般冲向敌人。只见马队过处,扬起半天尘烟,杀声过后,留下一片尸体。敌人还没有搞清是谁的骑兵,就已经成了刀下鬼。安临站一线的日军遭到了骑兵连打击后,再也没敢发起新的进攻。
  黄昏终于在弥漫的硝烟中来到。日军逐渐停止攻击。陈光当即决定,趁敌人收缩兵力后,夜幕降临之际,在敌人的空隙中突围。22时许,我被围部队和地方党政机关,在当地群众的带领下,分三路从敌人的鼻子底下胜利突围。至13日,各路突围队伍陆续到达东平县无盐村,彻底粉碎了敌人围歼我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部队的阴谋。
参考资料